• 返回: 逆天邪神

    第1228章 剎那閻皇

        此時的洛長生看上去可謂凄慘至極,整個人就像是剛剛從煉獄鮮血中爬出來,全身上下都在瀝血,整個前胸血肉模糊,原本俊逸不凡的面孔已腫脹至平時兩倍大小,被鮮血和爛肉完全糊上,整張臉唯一能辨識的,只有那雙釋放著陰沉恨光的眼睛。
        
            在玄力潰散的狀態下被云澈的劫天劍連轟十幾劍,化作別人,三條命也死透了。洛長生的狀態看上去簡直比被凌虐而死的死尸都要凄慘,但他卻站了起來,身上的氣息雖然混亂不堪,強度也下降了一倍之多,但依舊帶給著云澈懾心的威壓。
        
            云澈的心臟發緊,第一次真正駭然。
        
            傾盡鳳凰炎威的十五劍,每一劍都狂暴絕倫,每一劍都伴隨著大片的骨頭碎裂聲……他為什么還能站起?而且還保留著如此強盛的玄氣!
        
            卻不知,圣宇界坐席,傲視東神域所有上位星界的洛上塵與洛孤邪,心中的駭然還要遠勝他十倍。
        
            “龍魂……云澈身上怎么會有龍魂?他是從哪里得到的?”洛長塵驚聲自語。
        
            龍作為混沌之中最高層面的生物,它的靈魂亦同樣是最高層面的靈魂。而龍之靈魂,若實力足夠,可以強行毀滅,可以強行封印,卻不可強行奪舍!
        
            亦不可傳承。
        
            也就是說,其他生靈若要得龍之源魂,唯一的可能,就是其心甘情愿的主動賜予!而一個生靈得到了龍之源魂,也只可屬于他自己,不可能將其像血脈一樣傳承給下一代……至于轉移給其他人,或者被他人強行奪舍,更無絕無可能之事。
        
            這就是為什么,東神域有著很多擁有各種龍之血脈的人……比如陸冷川,卻極少出現擁有龍之靈魂的人。
        
            而云澈不但釋放出了龍魂威壓,以洛上塵的層面,又豈會看不出,那還是極其高等的龍魂……但,能擁有如此高等龍魂的龍,為什么會甘愿將自己的源魂賜予一個人族的小輩?
        
            “長生的靈魂經過太初神水淬煉,要比神王的靈魂還要強橫,怎么會被如此輕易的擊潰!?”看著洛長生此刻的樣子,洛孤邪聲音已是劇烈發顫:“就算那是龍魂,也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那絕非是普通的真龍之魂。”洛上塵沉眉,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云澈說他出身下界……很可能是假的!如此強大的龍魂,極有可能是來自神主之龍!說不定,云澈其實是來自西神域,并和龍神一族有著某種關聯,否則怎么會有這么強橫的軀體和龍魂。”
        
            “……”洛孤邪胸口劇烈起伏,氣息時而陰冷,時而混亂:“敢如此傷害我的長生……這個小畜生!”
        
            這個名震整個神界的“孤邪仙子”,怕是那些認識她超過萬年的人,也絕未曾見她如此失控過。
        
            洛長塵看她一眼,動了動嘴唇,欲言又止。
        
            “如此龍魂,怕是哪位主龍的恩賜。”宙天神界目光轉向龍皇:“龍皇可有識出,這是哪位主龍所賜?”
        
            龍皇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無比平淡的道:“云澈雖為人類,但天資之異,罕見之極。會被我龍神界哪位主龍破格恩賜,倒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嗯。”宙天神帝微微點頭,龍皇不想回答,他自然不會再問。
        
            龍皇的視線一直停留在云澈的身上,眼神雖已變得一片平靜,但瞳孔和心魂深處,卻是動蕩著無比劇烈的波瀾。
        
            云澈的身上存在著龍之血脈和龍之靈魂,他很早就有察覺,畢竟,他是萬靈之首,萬龍之尊的龍皇,而且他亦判斷那必是高等的龍血和龍魂。雖然他從未說破,但對云澈早已是數倍留心。
        
            若是云澈動用龍魂,以他的層面,可直接知曉那是何種龍魂,甚至能輕松判斷出是來自哪個真龍。
        
            但,當云澈的龍魂領域真正釋放之時,這個龍神界的界王,天地之間無人不敬,無人不畏的混沌第一人,心魂之中竟生出了剎那的驚恐,以及……他存世三十五萬年,都未有有過的卑微感。
        
            那雙在云澈的上空睜開的蒼藍龍目,更是直到現在,都清晰無比的印記在他的靈魂正中,久久不散。
        
            他看向云澈的目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劇變……已完完全全不再是看一個人類小輩的目光。
        
            “云……澈!!”
        
            洛長生的聲音完全變形,到了這種地步,他或者已無法保持清醒,或者已完全顧不上長生公子的英姿,達到極點的憤怒、怨恨、躁狂如風暴一般釋放在外,那泛著紫光的眼神,恨不能將云澈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他向前一步,身上血泉崩灑,但雙手,卻是一點一點的舉起了染滿他自己鮮血的憫龍刀,一股很不穩定,但強橫到足以致命的威壓將云澈全身籠罩。
        
            云澈幾乎用盡全力,才堪堪舉起了劫天劍,雙臂在不受控制的劇烈顫抖。
        
            洛長生低估了云澈,而云澈又何嘗不是低估了洛長生。
        
            他低估的不是洛長生的實力,而是他強橫到不符常理的軀體。
        
            被他爆轟十幾劍,傷得身體殘破,斷了幾十根骨頭,居然還能爆發出如此的威壓……洛長生的身軀之強韌,已堪比他相較!
        
            而自己的身體如此強橫,是因龍神血脈、龍神之髓,以及大道浮屠訣在身……他又是憑的什么!!
        
            洛長生是實打實的神靈境十級,他的玄力雄厚程度,勝過云澈不知多少倍,在身體沒有完全崩潰之下,他的這個巨大優勢當即顯現,而云澈傷勢上比洛長生輕得多,但玄力氣息上卻遠遠不及。
        
            “……死!!”
        
            洛長生一聲嘶啞的怪叫,憫龍刀卷起巨大風暴,勢要將云澈直接轟殺絞碎成血肉碎末。
        
            云澈猛一提起,以斷月拂影遠遠遁開,但,云澈的消耗太過嚴重,縱然是余波也難以抵御,被遠遠掃出,胸前瞬間爆開十幾道傷痕,內臟更是在翻騰中大片崩裂。
        
            洛長生畢竟傷得太重,這一刀之下,他內外傷齊崩,連吐五六口血沫,身體在搖晃間也險些栽倒在地。而云澈卻在這時高躍而起,反攻向洛長生,臨空之時,身上忽然爆發出如耀日般濃烈刺目的金色炎光,伴隨著一股欲將天地都焚成虛無的遮天炎威。
        
            “金烏……神血!”火如烈失聲喊道。
        
            繼鳳凰神血后,九滴金烏神血,也被云澈全部燃起。
        
            漫天炎光之中,凝聚著金烏神力的劫天劍當空砸落,洛長生的身體已根本無法控制自如,無從退避,一聲嘶吼,憫龍刀再次卷起將空間都扭曲的可怕風暴。
        
            轟!!
        
            如一輪烈日墜地,驟然爆裂的金芒刺得無數玄者短暫失明。炎芒之下,憫龍刀死死抵住劫天劍,兩道同樣陰沉的目光在刀劍交錯的縫隙中碰撞。
        
            轟隆……
        
            云澈的力量猛烈前壓,洛長生全身一震,嘴角噴血,憫龍刀被狠狠壓下,右膝重重跪地,膝骨碎裂。
        
            洛長生目光陰狠的嚇人,他的雙臂在云澈的強橫壓制下劇烈顫抖,殘破的肌肉每一塊都鼓脹到極點,骨節更是啪啪作響。
        
            “呃啊啊啊…………啊!!!”
        
            一聲野獸般的嘶吼,洛長生身上紫紋驟閃,忽然爆發出一股巨力,將云澈狠狠震飛,洛長生站起后一個踉蹌,卻沒等站穩,便已如瘋了一般的撲向云澈。
        
            云澈在空中折身,更是絲毫沒有去管自己的傷勢,直迎洛長生而去。燃燒著金炎的劫天劍和卷動著風暴的蒼白刀芒在高空狠烈激撞,帶起欲將蒼穹震裂的轟鳴。
        
            火焰燎空,風暴滔天,天地間像是忽然落下了密集的震世玄雷。
        
            無論是云澈,還是洛長生,氣息強度都已遠遠不及最初,但其兇狠和狂暴,卻是遠勝先前。火焰焚滅著風暴,風暴撕裂著火焰,劍威粉碎著刀芒,刀芒噬滅著劍威,兩人全身染血的人在封神臺的上空瘋了一般的廝殺碰撞,伴隨著聲聲如野獸般的咆哮。
        
            觀戰席一片死寂,所有的眼睛都瞪到了最大,呆呆的看著,久久發不出一絲的聲音。
        
            洛長生傷得全身血肉模糊,云澈消耗到不惜燃燒神血……這一戰之前,他們相信這必定會是精彩絕倫的一戰,卻絕未想到會慘烈到如此地步。
        
            “云兄弟……加油!”火破云雙手緊攥,骨節發白。
        
            “云澈……一定要勝……一定要勝啊!”吟雪界、炎神界的弟子都在口中、心中瘋狂的吶喊著。
        
            對手是洛長生,還被逼祭出了焚心雷和憫龍刀,這一戰,云澈雖敗猶榮,戰后必將徹底名震東神域。但,他拼到了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了他對勝利的極度渴望。
        
            “雖敗猶榮”四個字被他們拋諸腦后,他們用盡自己的全部意念,吶喊著云澈的最終獲勝。
        
            “云澈……務必堅持住啊!”火如烈全身緊繃,緊攥的雙手間,指甲都深陷肉中,他卻毫無所覺。他很清楚,云澈現在能和洛長生搏殺,完全依靠燃燒金烏神血爆發的神力,一旦金烏神血燃盡,他將徹底落敗。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金烏神血燃盡之前,重傷的洛長生首先傷重崩潰。
        
            但,卻沒有人知道,云澈此刻的危機,絕不僅僅是金烏神血即將燃盡。
        
            身體的負荷在快速加劇,一直死死維持的“轟天”狀態,終于到了無法支撐的邊緣。
        
            云澈雙臂血肉模糊,卻幾乎完全感覺不到疼痛,經脈更是不知斷裂了多少處,手臂的存在感在一次次的揮舞間越來越模糊……
        
            不行……這樣下去……將再無勝機……
        
            云澈的雙目在這一刻忽然瞪大,放射出陰狠決絕的光芒。
        
            最后一步……只差最后一步……無論是誰……都別想阻攔我!
        
            我的身體……一定要撐住……
        
            一定要撐住啊!!
        
            風聲輕嘯,封神臺外,遙遠上空的云端之上,一雙猩紅的眼眸一直在默默看著封神臺的血戰。這一刻,她忽然沒來由的感覺心魂一痛,像是被什么東西狠狠扎刺,一種可怕的預感讓她嬌軀陡震,口中發出一聲恐懼的呼喊:“不要!!”
        
            “喝啊啊啊啊啊啊!!”
        
            在同一個瞬間,云澈忽然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咆哮聲。
        
            轟————
        
            一聲無比沉悶的轟鳴在云澈的玄脈中響起,霎時,他的邪神玄脈一下子暴漲至平時數倍大小,殘余的玄力驟然大亂,如忽然涌進了最狂暴的颶風。
        
            在開啟的邪魄、焚心、煉獄、轟天四大邪神境關之后,第五個邪神境關決絕開啟。
        
            如喚醒了一個沉睡已久的可怕魔神。
        
            邪神第五境——閻皇!!
        
            ————————————————
        
            
        
            
        
        

    ps:書友們,我是火星引力,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徐州报亭赚钱不 怎么样买最赚钱 手机赚钱集中营 米赚怎么赚钱几千元 投注赚钱的软件 梦幻西游网游好赚钱吗 07年股民赚钱 写笔记赚钱 旅游资讯网站怎么才能赚钱 广告ae能赚钱吗 学生没有本钱怎么赚钱 丝芙兰是怎么赚钱的 快速赚钱源码 拼多多分享赚钱连接怎么没有了 旺财赚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2018年大话2五开赚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