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盜棺

    第02章 新的開始(下)

    洛陽之行已經結束了快半個月,這半個月來小貝又回到了從前的那種生活,晝夜顛倒。

    閑來無事也會與楊趻跑到葉老三那戲園子去得瑟兩圈,而星滿天自從回到哈爾濱就與他們分開了,只留下一個應急的電話號碼給小貝,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切都是如此平靜,可小貝有種莫名的直覺,有人會找上他的。

    今天他不得不起一個大早,跑到醫院尋找救醒卡叔的方法,可似乎沒有什么結果,任何醫院都沒有遇到過這種癥狀,必須要把病人帶來才能試試。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又有人急匆匆的推著一臉色鐵青的病人擦肩而過。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小貝的肩膀上。

    他扭過頭來,發現是一個女人。

    確切的說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穿著職業裝,帶著衣服黑框眼鏡,雪白的玉頸在陽光的反射下晃的他睜不開眼。他疑惑的看向對方,在他的記憶力似乎并沒有見過這人,完全不認識。

    但她為什么會突然過來攔住自己呢?

    小貝發現她是跟隨剛才推進手術室那伙人過來的。

    “你好,能談一談嗎?”她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然后解釋道:“是這樣的,剛才聽到你說的癥狀我有朋友遇到過!

    然后她就看著小貝,不再言語,小貝一種怪異的感覺涌上心頭。來了,該來的還是來了。

    小貝輕輕點頭。

    對方笑的更加燦爛,朱唇輕啟:“跟我來這邊吧,我們需要找一個地方好好談談!

    小貝就莫名其妙的跟她走進了一家咖啡廳。

    “你是摸金校尉?”對方一坐下便是開門見山,一點都不避諱什么,所幸的是周圍沒有什么人,不會聽到二人的談話。

    “不是!毙∝悡u了搖頭。

    “你身上有腐爛的味道,古墓特有的,我不會錯!睂Ψ金堄信d趣的打量起小貝來。

    “或許,因為我確實不是,我只是最近與古墓打交道!毙∝愖约盒崃诵嵋路,可沒有聞到什么味道。

    “考古?”對方顯然比他還吃驚。

    “不,我只是從事冒險輔助,卻在不久前誤入古墓,然后卷了一場是非而已,你是警察么?調查戶口?”小貝難得的幽默起來。

    “哦?你有朋友現在很危急?”對方依舊追問到。

    “可以這么說,但我找不到解開的方法!毙∝悷o奈的嘆了口氣。

    女人摘下眼鏡,小貝頓時感到周圍的景物都失去了顏色。

    這女人真是禍水級別的。

    就在她摘下眼鏡的一剎那,原本是那種成熟穩重職業女性的氣質忽然來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她身上原本冰冷的感覺開始消融,漸漸活躍。

    “你也看到了吧?剛才我有同伴中了毒,我們的工作無法進行,既然你有這樣的經驗,我想或許可以加入我們的隊伍。當然了,作為報酬,我可以幫你解那種不知名的迷幻劑,救醒你的朋友!

    她輕輕的笑了起來,眼睛瞇成一個月牙,小貝一陣窒息。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峙戮褪枪湃藖硇稳葸@種美女的吧?

    小貝低頭思考了一陣,對方就靜靜等待他的答案。

    不是小貝謹慎,而是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單憑一面之詞是難以令人信服的,誰又知道這何嘗不是新的陰謀?小貝已經變得有些神經質。

    可現在卡叔還在那里躺著,等待自己解救,現代的醫療技術見不到人又無法查明,光憑癥狀是看不出什么的,但小貝又有種直覺,恐怕這迷藥是沒那么好解開的。

    一種有古老的東西是現代科技無法解讀的,比如古墓中留下的殘留藥劑,未解之謎。

    到底是答應對方還是回絕,自己繼續尋找方法?他犯了難。

    深思熟慮了良久,小貝抬起頭來,眼中全是堅定的信念。他點點了頭,說:“好,但你要先告訴我這究竟是什么毒!

    對方不可置否的笑笑,傾國傾城。

    一只光潔的玉手伸到小貝眼前,在錯愕中,對方笑道:“現在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陳思薇,考古學,外加業余冒險家!

    小貝把手遞了過去,兩只手握在一起片刻,然后不約而同的笑了。

    “莫小貝,無業游民,目前暫時從事探險協助!

    “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收回手,小貝問:“剛有你的隊伍里有人中了毒,可你似乎并不怎么擔心,反而跑這里找我?你就確定我不會拖累你們?”

    對方大方的笑了起來,道:“那邊的事情我相信他們可以處理好,缺了我這個領隊他們什么都干不了那也不用做這一行了。而我在你身上嗅到了于眾不同的味道,第六感!

    小貝無奈,女人的第六感,這東西還真是最好的搪塞,也是最難以解答的東西啊。

    然后小貝繼續問:“現在能告訴我我的朋友是什么癥狀了嗎?”

    陳思薇把手放在桌子上,拖著下巴,面色凝重。

    “如果我猜的沒錯,這是一種古老的咒術,不過我相信這些東西不是無解的,就拿你朋友的這種癥狀來說,并不能稱之為詛咒,而是一種蠱,下到人的身上,讓人變成一個有感知的半植物人!

    聽到這句話,小貝的瞳孔驟然收縮!

    咒術!這兩個字深深觸碰著小貝敏感的神經。他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詛咒這兩個字眼,他回想起了麗江陵墓,回想起了洛陽地宮,想起了那個來自海底的傳說。

    一切都沒有逃離么?片刻的寧靜?管家最后猙獰的狂笑還在他的耳畔不斷回蕩:“躲不過的終究躲不過!全部都會來的!”

    那聲音一次次撞擊著小貝的心臟,呯呯狂跳。

    “那你知道鬼面草么?”小貝突然問了一個看似不著邊際的問題。

    “有聽說過,產自云南那邊,很稀奇的種類,也很危險,怎么,你遇到了?”陳思薇驚訝道。

    小貝點點頭,繼續說:“就在那時候,我朋友遭到了毒手,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猜想兩者必然有關聯,所以想問問你!

    陳思薇有些同情,似乎猜到已經有不少人死去,變成了犧牲品。不過這對于一個冒險家,一個考古學的畢業研究生來說很常見,每年都要有同伴或是其他隊伍里傳來死訊,她已經能夠坦然面對了。

    “其實原本你朋友身上的這種癥狀我也不知道,如果說這是命運的安排,呵呵!标愃嫁毙α,然后搖搖頭!澳且仓荒苷f太巧了,我們在這次行動中才知道了這種咒術,叫做‘魂煞’。被植到人的體內可以短期讓人身體麻痹,然后逐漸失去控制,但思維依舊存在,也就是說人還可以思考,變成了一個半植物人。我覺得你有必要聽一下這次我們的行動計劃,因為你現在也是我們的一員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涨停股票的操作 江苏11选5合买 女人黄色片一级片 网上炒股平台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下载 哈尔滨兴动麻将官网 3d杀码专家 南昌配资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 qq麻将手机版官方 雪缘园比分网即时比分 广东11选五前一稳赚技巧 五分彩照 qq手机四川麻将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值 股票查询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