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盜棺

    第35章 無聲的死亡

    只見在半空中,有一半透明的絲狀物體,是一條魚線!

    但凡釣過魚的人都知道,魚線如果不注意是很難發現的,而在光線暗的地方更是聊等于無,在小貝發現那條魚線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他要找的東西,于是他笑了。

    他輕輕拖拽魚線,聽得身后的墻內發出“咔嗒”一聲脆響。

    而后,開始了巨大的轟鳴。

    “怪不得我們找不到機關,原來就在這里!”柳鑫感嘆一聲,看著翻轉過來的墻壁,良久說不出話來。

    小貝也不由點頭:“是啊,居然藏的這么隱蔽!

    在那墻后的一頭,是一個類似插銷的小東西,當魚線被輕輕拽動,便從一個凹槽內掉出,引發機關器械,開啟暗門。

    三人走過通道,那是一個極為扭曲的通道,轉了七八個彎后,他們見到另一面大門。

    “看來就是這里了!绷瓮崎_門,發覺這竟然到了那大廳的中央部分的石柱旁,這石柱是中空的,竟然是一道門!誰也不會想到通道的大門竟然會設在這種地方,他們繞了一個大圈。

    正在由于要進哪個墓室的時候,突然在不遠的一間墓室里傳來一陣拍打的聲響。

    “噓——”小貝把食指放在了唇邊,然后側耳聆聽!袄锩嬗新曇!

    起初他以為是錯覺,可細聽之下這聲音確實是從那里面傳出的。

    楊趻微微發抖。

    “這……該不會里面跑出個粽子來吧?……”

    “瞎說,我看你才是烏鴉嘴!毙∝惙瘩g了一句,然后謹慎的走了過去,一路上沒有任何障礙。他把耳朵貼近墻壁,耳邊是噗通噗通的敲打聲。

    過了一會兒,小貝轉過身來,說:“我們進去看看吧!

    楊趻變色,大驚道:“我靠,有沒有搞錯,現在可沒有黑驢蹄子,連根驢毛都沒有,你進去不是找死么!”

    柳鑫掏出槍,揮了揮手示意小貝打開墓門。

    “柳哥,你也……”

    楊趻見阻攔不住,只好退到一旁,喃喃道:“真是倒霉,可千萬別出什么意外才好。上帝啊,掉下頭驢來吧,我好割下個驢蹄子防身,阿彌陀佛!

    小貝暗笑,回應他:“你求上帝還阿彌陀佛,腦子不會剛被驢踢了吧?你以為是個驢蹄子就能辟邪?”

    “不是么?”楊趻驚奇的反問到。

    “當然不是!绷涡χ康搅四归T旁邊,正對小貝,正好與楊趻行成一個三角形!斑@黑驢蹄子是用自然老死的老驢子的蹄子做的,當然必須要是黑色的驢,并且是要自然死亡的。另外,不是直接砍下來就能用的。要先在辟邪符水里浸泡上一段時間,要泡得那綠色符水完全清澈,然后再埋在寺廟里的大香爐里,放上七七四十九天,要等香灰把這黑驢蹄的水分給吸沒了。這樣才能真正辟邪!

    楊趻掩住嘴巴,但臉上還是極為沮喪:“還有這些講究呢?那豈不是白搭了,我看我們還是別進去為妙!

    沒等他說完,小貝已經打開了墓室大門。

    然而,里面的景象竟然和他們想象的完全不同,場景詭異至極。

    一共七八個人帶著銀色面具,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有的瞪大雙眼,但已經呈淺灰色,斷絕了生機,還尚有一口氣在的則是看向了小貝三人。

    突然其中一人猛然站起,然后又“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他捂著喉嚨,吱吱唔唔的想要說什么,但嗓子里一個音符都冒不出來,在小貝眼里看來,就像是被鬼附身,自己狠命的想要掐死自己一般,格外駭人。

    他的眼睛里充滿了驚恐,又一副渴求的樣子。

    楊趻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站在哪里一動不動,沒有發覺身邊還倒著一個人,就在他失神的瞬間,那人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腿肚,艱難的懇求:“求求……求你殺了我吧……殺……殺了我……啊……”

    楊趻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壞了,一腳踢開那人,往后退去。

    小貝也是站在當中不知所措,看著那些人一個個的倒在地上,不斷的打滾,哀號。

    “呼—呼——呼——”那人大口的喘著粗氣。

    “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柳鑫一把抓起一個人大聲質問,然而那人卻什么也說不出來了。在這墓室正對門的墻邊,是一尊大佛,面帶和善的笑容,注視著場內所有人。

    在佛像的前面,有一口青銅四腳小鼎,不過里面已經斷絕了香火,孤零零的伏在那里。除此之外,還有一具枯骨,別無他物。

    空蕩蕩的房間像極了一個可以吞噬他人靈魂的惡魔,張開血盆大口獰笑。

    詭異無聲的場景,加上那尊神秘的大佛,看起來有些森然。

    柳鑫再度拎起一人想要質問,可剛把那人提在手中,那人便是一歪脖子死去了。

    小貝的心噗通通的跳著,眉毛糾結在了一起,太陽穴有些發涼。

    “他們似乎都很痛苦,而且已經沒有了行動能力,看來他們也只是誤打誤撞進了這里遭到毒手,這里沒有我們要找的資料。要小心這墓室中的東西,別輕舉妄動。我去看看還有沒有活口,順便把他們的裝備扒下來!绷握f著往里走去,踢著腳邊的一具具尸體。

    整個墓室有沒有聲響,無聲的死亡讓小貝感到格外壓抑,窒息一般,像是有人扼住了他的脖子。

    忽然他想起了剛才自己等人脫逃出來的那間密室。

    同樣的詭異,同樣的窒息感,同樣的無聲。兩者似乎在他的腦海里連成一條看不見的線,牽動著他的思維。

    楊趻渾身無力,但還是強忍住沒有逃竄,蹲在那里嘔吐起來。

    柳鑫已經收集完東西,可惜這里已經沒有任何一個活口,完全成為一片死寂,F在他在檢查那四腳小鼎旁的枯骨。

    這枯骨很是怪異,似乎是抱著那個鼎,兩條手臂環在上面,腦袋歪著耷拉在另一側,無神的眼眶空洞洞看向了小貝?磥硎且呀浰懒撕芫,可死因是什么?和這些人一樣?那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殺人于無形,這才是最可怕的。

    “滴答!睏钰挼暮顾温湓诘,發出清脆的回響,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說:“我們還是離開這里吧,這里太壓抑了!

    但小貝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弄清楚,這些人是怎么辨別方向走到這里的。一路走來遇上不少岔路,可他們是追隨腳印而來,沒有理會是必然的,但這些人就不同了,如果先前是因為在追尋自己而呈放射性搜捕,那么在失去目標后難道他們還有固定的路線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电子信息股票有哪些 闲来贵州麻将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历史 20部亚洲经典三级片都叫什么名字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经典街机电玩捕鱼 至尊棋牌官网手机版 云南星悦麻将app 疯狂飞艇计划全天免费软件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 麻将来了攻略 pk10八码百分百 西甲升级球队2019 澳洲幸运分析软件官方下载 永利棋牌网站 p3开机号近10期千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