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太衍

    一葉障目釋濁邪 世人知鬼不識仙 第一百四十七章 殺人者,恒被人殺!

        菁菁草原上突然冒出一堵圍墻。

        獵魔小分隊以為王子默又要故技重施紛紛駐足止住身形。各式各樣的法寶一飛沖天,有人想要御空逃出這堵圍墻,卻發現自己不知什么時候竟然深陷泥潭中。

        小彩魚兒在空中搖頭擺尾,從諸多修士之間來回穿梭。

        有個禿瓢和尚看到前面的人腦袋突然掉下去,剛想張嘴提醒大家,忽然發現自己的胸口涼颼颼的,喘進去的氣還沒壓回嗓子,就從洞口溜了出去。

        還有個皮膚黝黑身材高挑細瘦的姑娘,親眼看到身邊的人半張臉轉到了腦袋后面,她驚呼出聲,急忙催動法寶想要沖出去泥潭,卻發現下半身留在了泥潭中,心肝肺花花綠綠的腸子什么的,竟然被自己的法寶帶著上身扯斷,眨眼間沒了性命。

        王子默十個手指能夠操縱二十條小彩魚,然而并不是每條小彩魚都能成功收割生命。

        僅僅一個回合。

        第二批屠魔分隊死傷過半,四十八人的隊伍到現在能站著的只有二十一人。他們一個個心驚膽戰,誰也不知道接下來將要面對的是什么樣的報復。

        對,是報復!

        殺人者,恒被人殺。

        欲要殺人,首先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所以他們當中有些人開始退縮,還有一些人祭出法寶,更有甚者竟然慌不擇路,喚出自己的本命神獸,直接將弱點呈現在眾人面前。

        王子默不想殺生,將放棄抵抗的修士送出墻外。

        那些人重獲自由,紛紛“嗷嗷”叫著四散奔逃。王子默知道,他們修行再難取得成就,多數人止步于此,有些人甚至還會出現精神上的疾病。

        殺人者,恒被殺之!

        王子默這么做已經很仁慈了,不是嗎?

        有了活下去的路,一些人開始相仿相效,紛紛收起法寶放棄抵抗。王子默也不介意,大手一揮就把他們送了出去。

        這些人大都處于五行二星耀到四星耀之間,即便放出去也虱子多了不癢,對自己造不成多大的影響。

        相反,圍墻中還在抵抗的那些人基本上處于五行圓滿,即便他們放棄抵抗,王子默也不會放過的。

        僅僅是第二批就達到五行圓滿,后面的那些人中會不會有陰陽大境的修士?

        “這小家伙有意思,竟然把到手的魚兒又給送了出去!”

        “漢王要的腦袋,誰也保不住,能看的彩頭無非就是花落誰家了!”

        “燙手的山芋而已,真敢獻給漢王換取城池的,除了與朝廷交好的四大家族,誰也不想直接與魯家為敵。不過讓我猜不透的是,唐王現在是什么態度!边@人說完看向第一位說話的老道,很顯然老道是唐王的代言人。

        “唐王的用意,豈能是爾等所揣摩的!”

        老道輕甩拂塵不卑不亢,身邊兩人都站隊漢王,卻并非四大世家,不敢與魯家正面為敵,只能擇機而行,看看看能不能悄無人知的把事情給辦了。

        鳳鳴關南側,這三人負手而立,遙遙望向西北。

        相談話語中竟把王子默看做游戲的彩頭,仿佛一只蹴鞠在眾人足下踢來踢去,看點是從誰的腳下把蹴鞠踢到了哪個門里罷了。

        而在鳳鳴關北側,卻圍著另外二十幾個衣著鮮麗的年輕人。

        他們來自京州乃至整個九黎的各大世家,有的彼此相識,三三兩兩,有的藏于樹后,靜靜地看著王子默施法。等到王子默黔驢技窮后,便是他們出場的時候了。

        沒有人知道王子默施展的是。

        而王子默也在拿他們練手。

        不僅有攻擊法術,還有與之相輔相成的功法。而此時,王子默僅僅學會了法術,對于功法的領悟還沒吃透。

        他之所以能把神天訣運用的如此熟練,離不開黛小沫給他滋養的強大靈識。

        原來太衍經并非完全用手印施展,靈識也可以的!王子默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盯著城墻內的幾個人輕輕勾了勾手指。

        池魚變尖牙大蟾蜍,幾個回合間余下的人全被大蟾蜍撕成碎片。

        這時,寂靜的草原上掠過一個紫金色的影子,他在熾熱的陽光下無所遁形,竟然大搖大擺地翻過圍墻,在滿目狼藉的戰場上走來走去,竟是竊走了三十多個儲物袋。

        沒有對應的功法支撐,是十分耗費元力的。況且這個時候王子默根本沒有時間去打坐,唯有寄希望于這些儲物袋中,看看有沒有適合的丹藥。

        王子默把二十一個儲物袋放在手里顛了顛,挑釁的目光掃向鳳鳴關。

        “嗤!”

        鳳鳴關北側,終于有人坐不住。

        有個虎面豹子眼的漢子從半塊石頭上跳下來,仰頭吐著東曲口音暴喝一聲:“奶奶的,看爺爺怎么把他收拾了!”

        說完,那人就扛著一對流星錘沖下了山。

        腳脖子粗的鐵鏈子拴在十幾斤西瓜大小的流星錘上,那漢子健步如飛,鐵鏈子垂在腰間“嘩嘩”直響。

        “武修!”

        王子默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噱笑,紫金色鑲滿細銀絲的高折領口遮住笑容,遲疑的目光再次掃過圍墻內的尸體,竟然沒有一個丹田里存在道盤,忽才想起在九黎只有陰陽大境的修士才會塑造道盤。

        “看來下次要留活口了,也好煉化幾個元氣珠!”

        卻見那漢子從鳳鳴關沖下來,后腳跟擲地有聲,蹬得地面一邊震動一邊發出沉悶的聲響。他站在圍墻外,撅著嘴巴上嘴唇向右擰了半圈,撐起一個露出半塊兒黑牙的空洞來。

        “小子,爺爺從來不殺無名之輩,報上姓名來!”

        那漢子歪過腦袋露出半張赤紅的臉,餃子大的耳朵跟著抖了抖,手中鐵鏈子向前一送,兩個流星錘“哐啷”一聲,在地上砸出一個人頭大的坑來。

        “我也不殺無名之輩!”

        王子默手中平幽一展,縱身越過圍墻輕飄飄的站在漢子對面。

        “爺爺我叫……”

        不等漢子把話說完,王子默腳底發力,瞬間來到漢子身后,左腿前弓,右腿平伸,手中平幽借助腰部轉身的力量猛地刺入漢子后心。

        “咔嚓!”

        嗜血魔刀切斷脊椎,像個渴壞了的孩子,帶著無比的歡愉,刀尖血槽直接吸住漢子的后背,根根倒刺卡在肋骨間,吮吸著血液竟然發出陣陣“咕!甭。

        “但你連無名之輩都不算!”

        高傲的頭顱再次昂起,王子默收起平幽斜插在背上,直接把目光擺向鳳鳴關南側。他感覺到那里有很強的能量波動,與北側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竟然有陰陽大境的修者!漢王,你的面子不小啊!”

        “呃,又忘了留活口!不過這莽夫應該沒多少元氣!”

        當王子默把一粒培元丹送入口中的時候,從鳳鳴關北側陸續走出十幾個年輕人。

        有個身穿一身白色直裰朝服的男子走在最前面。他腰掛著龍頭鑲金佩劍,一根銀色金絲魚紋帶緊束腰間,黑發束起以鑲碧翡翠冠固定著,修長的身體英姿颯爽,無論從服飾上還是氣質上,都透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

        “皇子?”

        漢王的皇子王子默不僅見過,在鳳鳴城還殺過。

        但是眼前的人卻與文昌王截然不同,舉手投足間不僅帶著高貴,更是充斥著殺伐的果斷。

        這種感覺只有經歷過生死的人才能感覺到。

        王子默拱手施禮,這種人不管是敵人還是朋友,都值得尊重。

        那名男子還以同等禮節,只說出一個名字,便帶著身后的三名年輕人轉身離開了。

        “唐羽驍!”

        “竟然是他!唐王的三太子!”

        “他為什么不殺掉魔頭?難道唐王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下一屆帝王的爭奪了嗎?漢王一意孤行,早就引得朝臣不滿,唐王登基,民心所向啊!”

        王子默豎起耳朵聽著兩名女子嘰嘰喳喳,看向唐羽驍的眼神更是充斥著花癡般的迷戀。

        而王子默的目光卻落在了唐羽驍身后的三名年輕人身上,那三股充斥著不亞于陰陽大境的能量波動,使得王子默十分忌憚,但他卻感覺三人仍然處在五行圓滿。

        超境界發揮實力,他們必然有著非同一般的皇家功法。

        唐家不與為敵,那么剩下的十三人呢?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江苏七位数 新浪刀锋博客 3d今天的试机号 河内5分彩走势图官方 哈尔滨沐足技师贴吧 兰州沐足服务哪最爽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3分彩开奖号码结果 加权股票指数 破解广东十一选五杀 pk10论坛 拜仁对尤文比分预测 福彩25选7特等奖金 广西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福彩3d百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