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神仙的圈養生活

    第一百三十七章:幫著頂包的錢

        牛壯點著腦袋:“我還記得,還記得哪里能洗澡。這里以前是雜物室吧?出門往左有衛生間!

        牛壯此時開始回憶著自己在福利院的點點滴滴,龐大海則從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了自己的衣服。

        “我的你看能不能穿,路橋的你穿太長。我的應該可以,只不過都是加大的!饼嫶蠛Uf著拿出了衣服。

        “當然可以,謝謝了大海!迸涯弥嫶蠛5囊路攘吮,龐大海和牛壯身高差不多。只不過龐大海的衣服都是加大號的,看起來會有些松垮。

        路橋自然從柜子里拿出了之前有多備起來的牙刷和牙膏、毛巾和香皂、刮胡刀和剪刀也準備好了,可以讓牛壯處理一下臉上的毛發洗個干干凈凈的澡。

        牛壯拿著東西,出了宿舍走去了衛生間。

        路橋和龐大海對視了一眼,路橋開始詢問著大海:“大海,我讓牛壯回來住你不介意吧?”

        龐大海搖著腦袋:“雖然小時候老被他欺負,但現在他也夠慘了。如果他能改過自新重來,我愿意接納他。畢竟他說自己不敢見院長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沒變了!

        路橋點著腦袋和龐大海一起,將上鋪的床重新鋪上。

        房間內本來就有兩張上下鋪,這些天路橋和龐大海幾乎都是睡左右兩張。牛壯回來,將員工能用來休息的上鋪也改成了床位。牛壯可以跟大家睡在一起,也算是好事。

        路橋和龐大海收拾完畢,等著洗澡回來的牛壯。

        本來平時愛玩手機的龐大海今天也消停了,都老老實實的等著牛壯。

        路橋腦海里想著什么,之前的牛壯是如何嚇走那些乞丐的。路橋看不大牛壯身上到底有什么,衣服下面是匕首?菜刀?還是刀疤?或者其他的什么東西,路橋好奇但路橋也不敢詢問。

        足足等了一個小時,路橋和龐大海都等傻了。

        “不會是迷路了吧?”路橋無奈的說。

        “不會是跑了吧?”龐大海也產生了疑問。

        路橋指著桌上的鐵盒子:“盒子和包都還在,跑應該不會。我去看看吧?”

        幾乎是路橋剛說完,門被推開了。

        龐大海的衣服套在骨瘦如柴的牛壯身上,顯得牛壯格外的瘦。

        龐大海的胖、牛壯的瘦幾乎襯托了路橋勻稱的身材。

        牛壯此時剃掉了胡子、剪掉了頭發。下巴上有不少傷疤,但整個人清爽了不止一個級別。

        此時的牛壯身上,還有一股說好聞不好聞、說難聞不難聞的硫磺皂味道。

        牛壯哈了一口氣,自己用手捂著聞了聞:“已經很久沒有那么干凈了,我覺得我煥然一新!

        路橋和龐大海點著腦袋,此時的牛壯看起來確實如同煥然一新般。

        牛壯看著路橋就跪了下來:“我以前那么欺負你,沒想到你看見這個鐵盒第一時間會想到還我。還來找我,還讓我留在福利院干活!

        “使不得,起來吧。我們怎么說也是朋友,你不欠我們的!甭窐驘o奈扶著牛壯。

        牛壯瘦歸瘦,這把子力氣真的沒話說。

        牛壯被扶了起來,看著路橋眼角又淚汪汪起來。

        太多愁善感了,但路橋也不敢說牛壯不好。但相反如果牛壯極度的冷靜,路橋也不會想把牛壯留下。

        “我暫時也不知道你能干什么,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先給龐大海打下手可以嗎?未來兔咖起來,你也能來當服務員!甭窐蛩伎贾f。

        “有活干就成,干活賺錢!迸雅牧伺男馗。

        龐大海點了點腦袋:“負責切菜,我會把我的手藝交給你。當然先幫你辦健康證,按流程來!

        “都可以,掃地、拖地我也能干!迸蜒a充道。

        龐大海自然是笑開了花,思考著路橋一個大學生自己不能使喚。以前欺負自己的牛壯,現在沒了脾氣自己還不能欺負了?

        路橋此時倒是指著遠處的鐵盒子說:“牛壯,你能說說盒子的事情嗎?那是你初二留在福利院的吧?后來就沒回來過?那么多年就你沒想過回來拿嗎?還是已經忘記了這個東西?”

        “不會忘的,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盒子!迸颜f著又一次哽咽了。

        路橋立刻遞上了床頭的紙巾,牛壯抽了一張擦了擦調整著心態。

        “我不敢回來,是因為院長。我不想讓她知道,出獄那天我看見院長來接我了。而我直接跑開了,我對不起她。也對不起福利院,我誰都對不起!迸颜f著給了自己一巴掌。

        “別打自己,好好說啊!饼嫶蠛D芨杏X到這一下力道之大,牛壯的臉上留下了紅紅的巴掌印。

        牛壯長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這事情怎么說,你們問吧我來回答。我……保持理智,盡量……”

        “初中,你混那玩意了?”龐大海問道。

        牛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算,又不算。他們也不過是一幫閑來無事的人罷了。我只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就想跟厲害的人在一起。我這種人讀不進去書的,所以物以類聚了!

        “院長每次都去撈你?”路橋詢問道。

        牛壯點頭:“去少管所,但是我那時候根本不聽她的!

        “鐵盒里的錢是搶來的?”路橋再度追問。

        牛壯再度點頭:“搶來的錢大部分花了,小部分存起來。拿零碎的小錢用,大家都沒什么錢所以不多!

        “那么那四千多?”胖子反應過來。

        牛壯沉默了幾秒,不知道如何解釋。

        路橋連忙說:“紙條呢?小花是哪位?”

        “是吳曉華,我是私下在福利院跟她聊的。她說上學的時候不能打擾他,因為她想去好的大學。我心里有數,所以我在學校離她遠遠地。她還說只要我能賺到大錢,就答應嫁給我!迸验_口。

        “大錢是指多少?”龐大海來了興趣。

        “她說不用多,不用當個百萬富翁但至少要有十萬!迸验_口。

        “這四千三?”此時的路橋再度問道。

        牛壯心結算是開了:“應該是一萬塊,十萬的十分之一。我那時候還天真的認為,幫這樣的忙十次我就能娶曉華了。給的一萬是幫著頂包的錢,先給我一半頂包回來再給我另一半?上覜]拿到另一半,我以為會是未成年沒有問題。誰知道……”

        牛壯伸出了四根手指頭,此時的手都有些顫抖。l0ns3v3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重庆市彩注册 一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打麻将赌博违法吗 湖北11选5开奖现场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任 足球足球大赢家比分网 快乐十分 天津快乐十分彩 大发pk10怎么看走势 极速快乐十分 辽宁微乐麻将手机版 2019年3d全部 吉林11选5 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秒秒彩-首页 天津快乐10分钟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