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癲神路

    第一百七十二章:今天起我們就是一家人

        “啊”

        冥皇吼叫著,又一拳揮了上去“咚”四周掀起了風波“噗”冥皇不自覺的嘔出了一口鮮血,順著下巴流了下去。

        “紅翼”冥皇吼叫著“快帶二哥走!

        一道影子過來,紅翼抱起了強峰“哥,還是我們兩一起對付巖大力吧!

        “別廢話”冥皇怒目看向紅翼,臉色極為難看“若是能贏,還用逃嗎快走”

        紅翼一咬牙“恩”抱著強峰就退了出去。

        “三哥,快帶大哥走”冥皇看了一眼西里母吼叫道。

        “快走大哥”西里母拉著袁呈的手臂,就往火山口外走,袁呈呆呆看著冥皇,身體被西里母給拉了出去。

        巖大力眼一票,看到幾人已經到了火山口處,就要逃出去,收回拳頭,就向著袁呈幾人追了出去。

        “咻”

        一個光球從巖大力的后面飛了上來。

        “轟”

        一聲巨響,在巖大力的面前炸開。

        巖大力立馬停下了身體,轉頭怒目看向身后的冥皇,跟著看了看已經消失在火山口的袁呈幾人,既然不見了幾人,那自然是拿冥皇來出氣。

        轉過身來,用拳頭敲了敲地面,也不給冥皇更多逃跑的機會“咚咚咚咚”拍了拍胸腹,就奔跑了起來,拳頭舉起“吼”一拳就打向冥皇。

        “曲舞”冥皇喊叫著,細劍出現在手中,對著巖大力擊來的拳頭就刺了上去。

        因為不是拳對拳,握劍的手臂,可不好全力揮舞,雖然細劍刺入了巖大力的手指肉間,可是整個面部卻被巖大力的拳頭給打中。

        “吼”

        巖大力吼叫著,立馬抬起了手臂,甩了甩還刺入在拳頭里的細劍。

        冥皇鼻孔流血,嘴的周圍已經被自己的鮮血沾滿,冥皇雙腳一軟,跪了下去。

        巖大力忍著痛,另一只手的拳頭又打了下來。

        “d”冥皇怒視著巖大力的拳頭,立馬伸出一只腳,身體弓步而起,右手凝集了一個上半身大的光球,就推了上去。

        光球被一陣擠壓,爆了開來,一股沖擊波,把冥皇和巖大力給掀翻,向后飛去。

        冥皇在地上翻了幾個跟頭,趴在地上,衣服被沖擊波的疾風給刮出一道道切口,身體的肌肉一陣陣疼痛,要立馬爬起來,有些困難,抬起頭看著巖大力的動向。

        躺在地上的巖大力,一個翻身,爬了起來,嘶吼了一聲,抬起插著細劍的手臂,用嘴咬住劍柄,把拳頭上的細劍給拔了出來“呸”曲舞就像一顆子彈,從巖大力的嘴里噴了出來,硬生生插入地面。

        巖大力用拳頭敲了敲地面,表示出不滿,張開雙臂,對著趴在地面的冥皇就拍響了雙掌。

        冥皇一驚,立馬滾動起身體,一道火柱幾乎是貼著地面,從冥皇身邊穿過,可是巖大力怎會再等待,地面的震動從冥皇的耳邊傳來,巖大力已經沖了過來。

        冥皇死咬牙,把身體撐了起來“吼”巖大力的拳頭可不等人,而且這次,手臂上的火焰冒的更勝,似乎力量已經不是剛才可以比喻的。

        “啊”

        冥皇死撐著身體,一擊右拳對擊了上去“咚”沖擊波從雙拳間散開,冥皇一口鮮血噴出,右臂上傳來一股勁氣,冥皇一咬牙“啊”

        “唰唰唰”身上的衣服瞬間就被沖出身體的勁氣給撕成了碎片,后背的皮肉就像被劍劃出了一道道血口子,被勁氣給直接撐爛,綻開著,鮮血順著傷口流了出來,就連對擊的右臂也沒幸免,冥皇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疲憊不堪,再來一擊,可就完了。

        巖大力也正如冥皇所想,攻擊不會只是一次,另一拳接著就打了下來,硬接是不行了,冥皇雙腳一蹬,跳了起來,跟著一聲巨響,巖大力的拳頭打到了地面下。

        可是巖大力的攻擊還沒完,冥皇吃驚的看著巖大力的另一拳又對自己打了過來,在空中的身體躲不開,雙臂一抱,擋在面前,吃了巖大力的這一拳,可是巖大力從先前的一拳,就已經展開了全力,這一拳上去“啊”冥皇要緊牙,依舊嘶吼著。

        一股沖擊波立馬擴散開來,勁氣傳入冥皇的體內“砰”又一聲巨響,冥皇的身體,就像一顆子彈射了出去,褲子幾乎被撕碎,只有少許還穿在身上,整個身體皮開肉綻,在空中拖出一絲血痕。

        “轟”又一聲巨響,火山口的石土,直接被冥皇的身體給撞爛。

        跑出火山的袁呈幾人,聽到聲響,突然轉頭看了過來,只見冥皇的身體,橫空飛了出來,在地面滾了好遠才停下。

        “哥”紅翼叫著立馬沖了過去,把冥皇的身體給抱了起來。

        “吼”從火山口里,又傳來了一聲咆哮。

        “快跑”強峰被摩西背著,大叫了一聲。

        “咚隆、咚隆”

        火山口里傳來激烈的奔跑聲“吼”伴隨著一聲咆哮聲,巖大力的身影從火山口跳了出來。

        西里母立馬雙掌合十,吹出了黑色的濃煙,把周圍給覆蓋了起來。

        紅翼抱起昏迷的冥皇就跑。

        幾人趁著巖大力找不到方向,跑離了炎流山脈。

        幾人離開了炎流山脈,進了樹林里,紅翼把冥皇給放了下來,看著冥皇的傷勢“哥我幫你包扎”說著就拿出了二葉草來,嚼在嘴里,可這時,突然一股力量把自己給推開。

        “大哥”紅翼瞪眼看著袁呈,不敢相信袁呈會把自己給推開。

        “六弟你讓開”袁呈怒視著紅翼,讓紅翼讓開。

        “大哥”冥皇慢慢睜開眼,緩緩說道。

        袁呈情緒有些激動“五弟五弟我的五弟居然會是一個血族!

        “大哥”西里母叫道,希望袁呈可以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三弟”袁呈抬起手,阻止著西里母“三弟,別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跟著看向了冥皇“五弟,我把你當自己的兄弟,可你卻是一個血族,我該怎么做我該怎么做”

        “袁呈”摩西說道“人死不能復生,你不能為了死去的人,而讓活著的人死去!

        “大哥你討厭我嗎”冥皇半睜著眼說道。

        袁呈一屁股坐到了冥皇的身邊“哈哈”自嘲的笑了笑“你知道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嗎”說到這,看了看,看向自己的冥皇“我的父母,在我小的時候就死了,還是被血族所殺,戰爭有時不可避免,可是當我看到血族在我眼前殺了我父母時,我的心有多痛,我恨血族,我告訴自己,將來自己長大,我要殺了所有見到的血族,為我的父母報仇”說完,袁呈又站了起來,并且抽出了自己的大劍。

        “大哥”紅翼立馬爬了起來,抓住袁呈的手,要阻止袁呈。

        “紅翼把手放開”冥皇對紅翼,命令的口吻說道。

        “哥”紅翼看向了冥皇,不知道冥皇在說什么。

        “放開”冥皇淡淡說道“這是大哥和我的事,你不要管!

        袁呈一甩手,把紅翼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給甩開,舉起了大劍就想要對著冥皇的胸口插下去。

        “大哥”這時,躺在地上的強峰說道“你知道嗎當五弟救了我,并憂慮的問我,二哥,你討厭我嗎這句話,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因為一個還算是孩子的五弟,在我面前說出了這樣的話,卻是為了救我,他怕我們知道他是血族的身份,而討厭他,可是又不愿意看著我被巖大力給殺了,在左右不知所措時,五弟選擇暴露他的身份,救了我,我當時就想告訴五弟,我不討厭,我不討厭我的五弟,我有這樣的五弟,我感到高興,不管什么種族,一出生,就無法選擇自己要做什么樣的種族,難道五弟生為血族,就是它的錯嗎他就該為你的仇恨犧牲嗎大哥醒一醒吧,這么多年的仇恨,該醒了!

        “啊”

        袁呈左手按住冥皇的肩膀,右手把大劍舉到了最高點,嘶吼著,似乎隨時都會把大劍刺入冥皇的身體里。

        “大哥”西里母也說道“如果一個人的錯,就讓整個種族來還,大哥,你的仇恨,何時才能平息,別為了死去的人,讓五弟成了你復仇的對象!

        “袁呈”摩西也勸道“喬治死的時候,我是多希望我能救他,可是卻救不了他,而你現在卻要殺了你的五弟,你確定你將來不會后悔嗎”

        “是啊大哥”米莉也難過的說道“曾今五弟引開雙頭巨蜥,救了我們,現在五弟挺身而出,又救了我們,大哥,是不是血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我們的五弟,救過我們的五弟,我已經失去過一個五弟,我不想再失去一個五弟,大哥,難道你想再失去一個五弟嗎”米莉哭喊著嘶吼道。

        “啊”

        袁呈吼叫著,舉在空中的大劍,猛的一下刺了下去,所有人都呆呆看著刺入地面的大劍。

        冥皇心里也是一震,差點以為自己死了,眼角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

        袁呈一哽咽,哭了出來“啊”大叫一聲,喊道“父親,母親,孩兒不能再為你們報仇了,請原諒孩兒的不孝!

        一滴滴眼淚從袁呈的臉頰滴到了冥皇的額頭上。

        “大哥”冥皇咽下一口口水,心里說不出的感動。

        袁呈突然站了起來,對著天空說道“今天我袁呈,拋棄復仇的念頭,冥皇在我心書趣閣 shuqu里,不再是一個復仇的血族,而是我袁呈的五弟,從今天起,我袁呈把冥皇當做我自己的親弟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說完看向冥皇“五弟,大哥我有此意,你意下如何!

        冥皇顯的有些虛弱,咧嘴一笑“我豈有不從之意,從今天起,我冥皇對大哥不再隱瞞我是血族的事,坦誠面對,把大哥當做我的親大哥,生死隨行!

        “好”袁呈說完,把自己的手掌劃開了一道血口子,又把冥皇的手掌劃開了一道血口子,兩個手掌握到了一塊。

        “誰說只有你們是親兄弟”強峰不愿道。

        “是啊大哥,這種事,能少了我們幾個嗎”西里母也說道。

        米莉,西里母,強峰,紅翼,也劃傷了手掌,幾人拍到了一處“從今天,我們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拋下任何一人”袁呈看著幾人說道。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江西南昌麻将怎么玩 番号怎么下载电影?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 一本道qvod电影 体彩快中彩开奖记录 日本女优麻生希将推手机游戏 007大赢家即时比分网 熊猫麻将赢钱的软件 大航海时代 天津 足疗 特殊服务 宁夏11选5前三直 手机麻将开挂免费软件 浙江11选5基本走 四级黄色片观看 幸运飞艇幸运飞艇 排名第一的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