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顏謎傳

    第七十六章 喃呢夢話

        漆黑的暗夜,因為飄雪的照映,閃耀了光亮,浣語才悄聲的離開暗室。

        宏運樓后院屋內。

        雪殤緩緩睜開了眼睛,陵涯出現了,看著雪殤,一臉擔憂,“主子,屬下怎么感覺你好似虛弱了許多!

        “陵涯,你怎么來了,不是讓你看著朔嗎!

        雪殤揉了揉眉心,整個人深邃的周身好似都染上了一層幽深,看著身上的黑衣,眸中閃現了一抹厭惡,一句話后,走進浴室換上了月華衣衫。

        陵涯沉了聲:“主子,月漣從皇陵回來了!

        “他回來了,那朔也該回來了,這三月因為鄔巫的緣故,我抽離了在朔腦海中的一半意識,那般的不理雪兒,如今朔回來,雪兒那邊的一關怕是不好過去,要是真為此惱了…”

        雪殤看了眼陵涯,停下話語走到窗邊推開了窗戶,滿目雪白,冷風瑟瑟吹刮,帶著飄落的雪花。

        伸出手,雪花飄落手心,不過一息間融化了水點,帶著冰涼之感。

        “主子別如此自責,您也是為了防范鄔巫有可能因不甘而暗動手腳!绷暄膶捨恳痪。

        “是啊!雖然宿生者的身體寄居者不能主動掌控,可也是要以防萬一的,說來,我們還是小瞧了鄔巫,齊銘御居然不是他的兒子!

        說到這個,雪殤微瞇了一下眼角,鄔巫的野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如今還用雪兒的安危來扼制他,離國,齊國,整個中原,包括巫族,也許還有塞外。

        “這件事是屬下的疏忽!绷暄牧⒖虇蜗ス虻,要不是主子探看了鄔巫的意識,他們怕是還被誤導著,自然而然就會忽略了鄔巫的那個義女,真正的女兒。

        “現在知道,也不遲,那個浣語,不得不防!毖憯[手,陵涯站了起來,“屬下明白,已經派人暗中盯著了,要是她敢傷害雪顏小姐…”

        “這個到不擔心,鄔巫要用我,便不會真的傷害雪兒,我擔心的是那個浣語會在朔的身上做什么手腳,鄔巫說的那些鬼話,目的怕是要除掉朔,

        只是我無法看清鄔巫的全部記憶,而如今我又被他扼制著不能輕易動用巫術,以防他有所察覺,也就無法得知了他到底要怎么做,所以只能被動防備!

        說起這些話,雪殤心中生出了一絲無力之感,卻是不過一瞬,消失無蹤,轉身看向陵涯,低沉了聲音:“讓墨伍盡快找尋解決北月顏的辦法,北月顏解決了,雪兒就安全了,鄔巫必須除掉!

        “是!绷暄牧⒖桃宦,閃身離開。

        雪殤靜靜地站在窗邊,視線落在了顏月居的方向,這個時間,雪兒怕是在找月漣的麻煩吧!

        確實如雪殤所猜測,莫雪顏見到月漣后,將冷弦歌打發了,拉著月漣去了顏月居,然后開始了,晚飯都沒吃。

        左一句月漣和離朔實在是囂張可惡,右一句月漣和離朔是不是不要她了,是不是嫌她煩了,說的和問的,月漣無言以對,只能乖乖的聽著,直到莫雪顏的怪罪話語都詞窮了,月漣才開口了:

        “顏兒,你是我和朔最在乎的人,我們怎么會不要你了,只是毓舒皇后的身死讓朔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才會忽略了你,忽略了你的擔心,

        而且朔也不希望你看到他那么悲傷的一面,他希望你的心中,他永遠是那個毒舌的他,毒舌的男神!

        月漣這么解釋,莫雪顏一直噘著的嘴才斂了一分,“好,漣哥哥給男神的解釋,我暫時接受一分,那漣哥哥呢!難道漣哥哥也如男神一般!

        其實莫雪顏心中清楚,月漣肯定是擔心離朔的病。

        “顏兒,毓舒皇后不是病危的!痹聺i低聲一句。

        啥?

        莫雪顏錯愕的一驚,還未問出口,月漣將毓舒皇后的死因說了,“這三月來我一直再查毓舒皇后所中之毒,此事嚴密,所以才未與顏兒說明!

        月漣越說,莫雪顏心中的驚顫是越發的連連,這可真是她第一次真切的體會到皇家爭斗的可怕,雖然她沒有參與,可是就月漣說的這來看,那一定是膽顫心驚,毒殺皇帝啊!

        “漣哥哥…”

        “顏兒,已經很晚了,我這剛回來還沒吃飯,就被你說叨到了這么晚,現在我是真的很餓了!

        月漣打斷了莫雪顏要繼續下去的話,莫雪顏只能閉嘴不再多問了。

        墨茜上了晚膳,用過之后,莫雪顏推了月漣進屋去休息,心中有些自責,多日的趕路,又被她那么的質問一番,漣哥哥肯定很累的。。

        趴在床榻上,雙手撐著臉頰看著床幔,兩腳丫子不停地晃蕩著,口中一直的嗯嗯叨叨。

        “漣哥哥說男神還有兩天就回來了,我得先發制人,不能讓他先質問了我和齊銘御的那破事兒,

        就按照今天對漣哥哥的這么來,一開始就先給男神連打帶罵的一通質問,然后再開始數落怪罪,

        讓男神沒得心思顧及了齊銘御那茬,最后了就哭,哭他個昏天暗地,男神就更加顧不及齊銘御了!

        莫雪顏美滋滋的想好,直接趴著睡著了。

        雪殤從暗道走出來,走到床榻邊輕緩坐下,想著聽到的這話,嘴角帶上了寵溺又無奈的笑意。

        “雪兒,我果然沒猜錯了,只是北月顏的事不能讓朔知道,更不能讓朔知道你是北月顏,所以出現的只能是我了,耳朵受罪的也只能是我了!

        撫了莫雪顏的臉,掀開被子上去將莫雪顏攬入了懷中,雪兒,我不會讓北月顏傷害到你的,更不會讓她影響了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解決掉北月顏,這具身體只能是你的。

        睡夢中的莫雪顏咧咧了嘴,嘿嘿一笑的說起了夢話:“溫柔的男神,我就知道你沒有生氣的,那個可惡的齊銘御,男神多么聰明,怎么可能會看不出他是故意的,故意的挑撥我們的關系!

        “雪兒都這樣說了,你的溫柔男神又怎么能看不出來,一定看出來的,所以我們見面后,雪兒就稍微放過男神那么一點兒,好不好!

        雪殤低聲在莫雪顏耳邊說了,莫雪顏的喃呢夢話停下了。

        雪殤低低一笑,又輕聲一句:“雪兒不回答,我就當你答應了!

        話落,抱緊莫雪顏閉上了眼睛,多月來第一次安穩的熟睡了。

        而在莫雪顏的夢境里,她又看到了北月顏,只是這一次的北月顏沒有走近她,而是遠遠的看著。

        莫雪顏看不清北月顏,卻無端的感覺北月顏對她有著好重的敵意,就好像她搶了她最重要的東西。

        “莫雪顏,你的賭約我沒有答應,你怎么可以那么勾引我的銘御哥哥,你怎么可以那么做,我不會讓你好過的,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這句話,一直環繞了莫雪顏的耳邊,莫雪顏猛的醒過來坐了起來,耳邊還一直回想著這話的那最后一句,抬手擦了擦額間,一臉心悸。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一桌麻将算赌吗 华体足球比分 快乐十分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一 森林龙江棋牌五常下载 一级毛片免费网站视频 股票分析师靠谱吗 湖北11选5遗漏一 棒球比分雪缘园 bf1234网球比分直播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推倒胡手机麻将代理 36选7最新开奖 闲来麻将官网客服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一 rio柚木提娜 所有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