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捏了幾個平行世界

    0426 寒酸的深淵領主

        安吉一個縱身跳躍行云流水,一下子就躍過了數十米距離,也是讓蘭斯諾和春麗這兩個近戰職業者看呆了;不施展躍翔以及穿那些增加跳躍能力的裝備,這樣一個縱身飛躍數十米距離簡直不是人!

        即使施展了躍翔和穿著那些增加跳躍能力的裝備,也不過只是增加自己的跳躍高度,對縱身一躍的距離其實并不能太多增加;安吉一躍數十米、而且一個縱身直接就在空中完成了兩圈旋轉,這種跳躍旋轉的姿勢、也是十分、讓人莫名感覺高大上了有木有。

        落地錘矛的安吉絲毫不作他想,如果她知道此時蘭斯諾和春麗的羞恥想法,她一定會很嚴肅對蘭斯諾和春麗解釋自己為什么要翻著筋斗去跳躍。

        落地錘矛蓄積了很多力量,畢竟安吉同學的空翻旋轉不是白轉的,慣性力量全部都加持在了這一記落地錘矛之中;深淵魔道學者一下子就被安吉同學懟在地上,直到化作一灘腐爛之物也沒能擺脫安吉的攻伐。

        短短數個呼吸之間,深淵刺客和深淵魔道學者就相繼撲街,這個戰斗過程實在是讓鈴鐺感覺自己弱爆了;畢竟她連一個深淵冒險者都打不過,然后這些深淵冒險者四打一,卻還是被安吉同學強力反殺,這個對比實在很扎心。

        面對剩下的兩個深淵冒險者,安吉一點兒著急進攻的意思都沒有,她現在正在為自己的好運氣感到高興,因為深淵魔道學者掉落了手上使用的橙品掃把,就像之前的那個深淵刺客掉落了手中的橙品短劍一樣。

        這個時候蘭斯諾幾人帶著滿身的傷痛出手了,尤其是傷的最重的鈴鐺,她的衣服上面還殘留著沒有干涸的血漬,但是她吃著治療傷勢的藥品,召喚出了自己的召喚物;春麗和蘭斯諾也是一出手就爆發出了自己的最強戰斗力,春麗施展了橙爪附加的拋網技藝,一下子就把深淵驅魔師抓了過來。

        深淵驅魔師是背對著春麗的,施展了拋網以后,春麗又是一記磚襲,接著是一套武器附加的伏虎霸王拳。

        深淵驅魔師本就受傷損失了不少生命力,吃了春麗的一套高級技藝,中毒、出血、雷擊,直接就被春麗按在地上捶死了。

        蘭斯諾持著橙品長劍,出手就是一記猛龍斷空斬。

        這招技藝和三段斬差不多,可以分段施展,比三段斬強的地方是這個技藝的移動速度很快。

        而且三段斬的移動只能保持一條線,猛龍斷空斬的移動可以改變方向。

        蘭斯諾身上一道湛藍劍影炸起,人已經帶著藍龍幻影掠過深淵柔道家,深淵柔道家在猛龍斷空斬的偷襲之下,一下子就被蘭斯諾挑的浮空高高;蘭斯諾沒有浪費自己的技藝,再次施展了一段猛龍段空斬,沖到了深淵柔道家身下,施展出了幻影劍舞。

        他快速的揮動長劍,道道劍氣在長劍上斬出去,將深淵柔道家斬的滯空翻滾。

        幻影劍舞十幾次的斬擊具有很強的殺傷效果,最后收招的時候、幻影劍舞還會打出幾道可以飛出很遠的巨大劍氣;深淵柔道家就被這些巨大的劍氣吹飛翻滾,但是她沒能落地,因為蘭斯諾施展了三段斬,三次斬擊非常精準的挑在了深淵柔道家的身上,將深淵柔道家挑的上浮滯空無法落地。

        接著蘭斯諾又施展了破軍升龍擊,把深淵柔道家再次頂的浮空。

        這個技藝本來是個霸體沖撞技藝,但是可以快速的和上挑這個低級霸體浮空技藝連在一起施展,于是蘭斯諾的破軍升龍擊和上挑一起,又把深淵柔道家挑的浮空;接著是一套連招,十字斬、小抓、月光斬、火焰波動劍、跳斬、裂波斬、銀光落刃……

        深淵柔道家被蘭斯諾的一套技藝帶走,沒能打出一次反擊。

        其實蘭斯諾也是非常緊張的,他時刻提防著深淵柔道家施展霸體護甲和鋼筋鐵骨。

        幸運的是深淵柔道家沒有施展這些技藝,不是她不想施展,而是蘭斯諾的戰斗節奏掌握的非常準確,沒給深淵柔道家施展技藝的機會。

        深淵驅魔師掉落了橙品大斧,深淵柔道家掉落了橙品臂鎧。

        深淵領主扛管男從深淵之門里面走了出來,作為一個沉睡了很多年的投影,腦子還很混亂的扛管男也是二話不說,直接揮舞著黑石管子、向著安吉幾人發動攻擊;幾人在面對扛管男的攻擊時,也都是一種絲毫不陌生的樣子,避而不戰放風箏是幾人選擇的戰斗策略。

        四個人打一個腦子混亂的深淵領主,只要注意一下扛管男的大招,還是不會有問題的。

        很快,深淵領主扛管男就被四人車翻在地。

        尸體什么的被幾人扔出了封印空間,外面等著收集材料的船民們立刻行動起來,深淵寶箱被安吉拿了;寶箱里面的復活金幣被幾人分了,至于深淵寶石、安吉很不客氣的自己收了,最后是一個橙裝設計圖紙,也被安吉收了。

        話說這還次的深淵寶箱真的比較爛,居然給了一張橙裝設計圖紙,而不是直接給橙裝,安吉在心里面默默的給了深淵領主扛管男一個差評;畢竟大老遠的從深淵跑出來,結果就送了一張設計圖紙,這真的是太過寒酸了、深淵大佬的身價都被這貨掉沒了。

        整個下午,加上晚上,安吉的極晝戰略計劃終于完成了。

        數十個領主寶箱沒能出貨一件粉裝,所以安吉今天的收益就是兩件橙品武器,以及一個不怎么值錢的深淵領主尸體。

        橙品掃把,安吉不需要,是賣了、還是留著分解、這需要看看這個掃把到底值不值錢。

        橙品短劍,安吉正好把粉品匕首換掉,這又是一百萬金幣的支出,畢竟裝備契約太燒錢。

        這個時候小鍋同學開口了:"別換了,粉品匕首還能用,省著點兒花錢,這樣不停地換裝備下去,我們的戰略布局將會變得沒有絲毫意義。"

        小鍋同學的話語很有道理,安吉把粉品匕首留了下來,把橙品短劍和橙品掃把放在了一起。

        蘭斯諾和春麗把橙品大斧以及橙品臂鎧拿了出來,和安吉的東西放在了一起,說是要讓安吉拿去一起賣了換小錢;然而安吉是拒絕的,她表示自己不是那種喜歡坑隊友的人。

        見到安吉一臉堅定拒絕的樣子,春麗開口說道:"對我們有用的裝備,我們自然會拿。這兩件裝備對我們沒用,而且我們也不需要拿這兩件裝備去賣錢。而且每次挑戰高難度封印空間的時候,那些收集回來的材料就已經很賺錢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双色基本球走势 雪缘园竟彩足球比分 李白写诗预测足球比分 招财宝理财平台 35选7 广东十一选五分布走 微乐辽宁麻将玩法 山水广西麻将app下载 遵义麻将官网下载 新11选5 财富之轮 沈阳小姐 188比分网即时比分 狠狠干a片 股票指数期货 山东十一体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