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大概還能活五年

    第451章 盟友

        納蘭卉的出現給了蘇蘇一個天大的難題,主要是這難題需要蘇蘇來管嗎?

        不需要嗎?納蘭卉用無辜的眼神看著蘇蘇,那模樣仿佛控訴一樣讓蘇蘇想罵人卻不知道怎么開口。

        她不是萬能的啊,為什么什么麻煩的事兒都來找我啊!

        即便多不情愿,蘇蘇算是被納蘭卉給纏上了,這家伙算是認準了蘇蘇能解決她的麻煩,這都什么事兒啊,蘇蘇難道給別人的感覺就這么無敵的嗎?連生孩子這種事都能管?

        貌似還真可以。

        蘇蘇冷汗一頭,她還真知道一個讓納蘭卉如愿的辦法,只不過不是用什么物品,而是一個人,一個覺醒了很奇怪異能的異能者。

        在進入到災變時代之后,異能覺醒這種也是很稀奇古怪的,甚至一點常理都沒有,比如蘇蘇的身體城市就一點都不科學,而那個異能者覺醒的異能不能說不科學,簡直是反人類。

        而且,異能覺醒和人自己潛意識是有關聯的這點大致已經被證實,那么,那位具體是在什么樣的潛意識中才覺醒了這種詭異的連一點生存能力都沒有的異能的呢?這是個秘密,前世蘇蘇沒去關注,今生同樣也不會關注。

        辦法是真有,但卻遠水救不了近渴,因為蘇蘇的情報來源是在云海那邊,那個奇葩異能者也在云海,活的還挺艱難,畢竟她明面上是個異能者,可如此糟心又讓人想吐槽的異能實在是不能讓她在生活上面有什么起色,能堅持著不被餓死絕對都算得上是奇跡了。

        前世蘇蘇和這位并沒有什么交集,知道對方的能力也只是用八卦的方式,那位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異能的倒霉蛋算是云海那段時間的笑話之一,哪怕并沒有被嘲笑很久也足以讓蘇蘇印象深刻了。

        沒辦法,誰知道這個異能屬性不記憶深刻?

        只是,這件事真的能告訴納蘭卉嗎?蘇蘇總覺得如果自己說了會被埋怨死吧,而這個埋怨她的人就是佘琳。

        差不多吧,畢竟,遠在云海的希望目前來說和飲鴆止渴沒什么區別,大霧當前,危機也才剛剛解除,而以納蘭卉風風火火的性格讓她知道答案之后還不得鬧著要去云海啊,雖然蘇蘇已經從那邊來回兩趟了,卻不代表這一路過去就真的沒有危險。

        而且

        蘇蘇心中一直以來那最深的危機感還沒有解除,如果那次之后蘇蘇還活著,那幫著納蘭卉完成愿望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是以后的事,現在自然不可能說出來,于是乎面對納蘭卉殷切的目光蘇蘇只能做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表示“納蘭姐,你這有些異想天開了,要不,你和琳姐去領養一個,或者”

        蘇蘇一把抓過路過的黑貓六子,將圓滾滾跟個球一樣的它塞進納蘭卉懷里“或者就養個寵物,哪,有貓有狗的日子多自在,何必要個小崽子給自己找不自在呢,對吧!

        剛吃好奶被保姆抱出來的郭曦表示這句話他可不能當做沒聽見,自家老媽這就過分了,雖然他還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嬰兒,但也是親生的不是,怎么能這么形容人家呢?

        顯然納蘭卉也是這么想的,一個大大的白眼翻過來她嫌棄的把肥貓仍到一邊,肥貓表示自己是無辜的,早知道就不在這時候在自己無良的主人身邊路過了,簡直是無妄之災。

        于是乎實心肉球貓一溜煙跑沒影了,比起無良主人,還是它新找的雄性鏟屎官更得它心,就是那些個跟它爭寵的同類比較討厭,看看什么時候它要將它們全部干掉,它可以有好幾個鏟屎官,但它的鏟屎官卻不能有除了它以外的貓主子。

        嗯,就這么說定了。

        肥貓跑了,人類幼崽表示自己親媽太討厭了,于是扯著保姆的衣領子回去玩玩具了,而作為當事的蘇蘇一點沒有被嫌棄的覺悟,因為她正在被納蘭卉嫌棄。

        “我說你到底有沒有辦法啊,說好的先知全知全能呢!

        蘇蘇一頭黑線,無語的看著納蘭卉“我說姐,我從沒說過自己是先知,是全知全能的啊!

        納蘭卉歪著頭“是嗎,但我聽到的可不是這樣的啊,蘇蘇你是不知道你在避難區里被傳的有多神,就差沒化身雅典娜成為完美女神了!

        納蘭卉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很夸張,蘇蘇都沒眼看,這位為了想要個孩子也真是拼了。

        但是,還是不能說出來,蘇蘇只能暫時跟納蘭卉說聲抱歉了。

        面對蘇蘇的油鹽不進,納蘭卉氣的想拆房子,然后就被佘琳給拉走了,直到兩人出了別墅大門很遠蘇蘇也能聽見佘琳小聲哄著納蘭卉的聲音,說實話聽羨慕的,這就是愛情吧。

        納蘭卉被拉走了,蘇蘇長出一口氣后就去找自己兒子求安慰去了。

        海蛇危機解除,港深避難區在瘋狂的慶祝之后開始步入正軌,雖然濃霧仍未散去,但大大小小的狩獵隊開始向濃霧中探索,那些因為海蛇而暫時遠離避難區的異化獸群也再次回到了屬于自己的地盤,也就是說,它們再次和人類這邊走上了對立面,走上了正規的軌道。

        接下來就沒什么問題了,蘇蘇每天逗貓遛狗帶寶寶,晚上郭銘言會回來嘗到蘇蘇親手具現的美味食物,偶爾一家人也會在一起吃個溫馨的團圓飯。

        納蘭卉也會時不時的來騷擾蘇蘇,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確定的,納蘭卉算是認準了蘇蘇是擁有能幫助自己的能力的,只不過因為什么原因不肯說出來。

        既然蘇蘇不肯老老實實的說出來,那她就磨,總能磨的蘇蘇同意,嗯,這是納蘭卉堅信的事情。

        再就是郭茗歆,女孩想要變強的心就沒有退縮過,在得到蘇蘇的首肯后更是對接下來的那次光塵雨抱有最大的期待,弄得蘇蘇都不好意思告訴她這覺醒還是有幾率的事情。

        小日子過的很安靜祥和,在海蛇被消滅后要處理的事情也變少了很多,這讓郭銘言不再如同之前那樣連分身都忙的看不到人影。

        每天都回來和家人團聚,一家人和和美美樂樂呵呵的過日子,偶爾終于想起來自己還有個姐姐的蘇家寧和蘇家寶也會回來和蘇蘇聚餐一下。

        這倆最近拜了個師傅,嗯,別懷疑就是朱曉東那家伙,一個教導兩個學,學習的是戰斗技巧和生存技巧,還有手辦達人是如何煉成的這項朱曉東弟子必備功課。

        兩小只過的非常充實,充實的連自家姐姐都忘記了。

        小日子過的舒服了,這時間也就不經意間的全部溜走,小小肉包子波瀾不驚的度過了一歲的生日,那一天并沒有怎么慶祝,只是簡單的請三五個好友,和親眷家人一起吃了一頓豐富的飯菜,然后收一大堆禮物也就結束了。

        然后,在不知不覺間,避難區外濃郁的霧氣也開始有了消散的跡象。

        這絕對是個好消息,只要濃霧消散威脅港深避難區的霧怪也同樣會消失無蹤,經過了這次劫難之后港深中的整體實力也將提升一個檔次。

        這樣危險的一關都過來了,以后估計也不會遇到比這個更棘手的事情了,什么都沒有遮掩了視線后的戰斗更讓人被動,恢復視野后的人們實力絕對會提升再提升。

        隨著濃霧開始消散,避難區中的氣氛再一次輕松起來,而隨著有小道消息說接下來的某個時間后會有一輪光塵雨出現后,很多的心就開始躁動起來。

        其中以某位大小姐為最甚。

        這一天早晨,在親密的吃過早飯之后郭大少去處理公務去了,郭老爺子還沒有徹底卸任,畢竟時代不同是沒錯,但管理好一個千萬人避難區的經驗和責任可不是鬧著玩的。

        哪怕郭銘言有這個能力也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和上一任的引導,郭銘言現在做的就是接受這樣的引導。

        這段時間并沒有具體規定是多長時間,這要看郭銘言的適應過程,從一位待繼承人成為真正合格的當權者,這個過程稱之為蛻變都不為過。

        蘇家寧和蘇家寶又被朱曉東那家伙給拐走了,兩小只現在對朱曉東的尊敬比蘇蘇都多,對此蘇蘇表示有點羨慕,但卻喜聞樂見。

        小郭曦則被他奶奶帶走了,今天小家伙會是個被溺愛的一天。

        其他朋友們也都各忙各的,所以今天是屬于蘇蘇的悠閑一天,不過還沒等她將一杯花茶泡好呢郭茗歆就上門了。

        “嫂子,光塵雨是不是要出現了?”

        少女坐在輪椅上一臉希翼,她現在已經能緩慢的自己行走了,可到底是坐了那么多年,想能快步行走并不容易,循序漸進的過程必不可少。

        被這樣一個軟萌又帶著強烈希望的眼神注視,蘇蘇就算是想拒絕都沒有理由。

        于是蘇蘇只能點頭“嗯,差不多在濃霧消散后過不來多久就會有一場光塵雨落下,具體時間我并不知道,但卻可以在這方面下功夫!

        郭茗歆點頭表示理解,避難區中流傳的光塵雨要出現的這個根本就沒什么依據的流言而已,或者說是人們對光塵雨的猜測和期盼。

        因為依靠之前光塵雨出現的規律來說,額,是大部分規律來說,一種能稱之為災難的極端天氣之后是很可能會出現光塵雨的降臨的。

        濃霧絕對能稱得上災難級別的極端天氣,那種能屏蔽能刷怪還能做長距離空間扭曲的濃霧還不恐怖嗎?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那濃化不開的白色之中了。

        不過到底沒有被證實過,所以那只能算作謠言,只有蘇蘇知道是有這么一場光塵雨存在的,只不過不是在濃霧消失之后馬上出現,這中間有那么一段時間的空窗期。

        郭茗歆無疑是要被所有親人保護的小綿羊,而現在小綿羊想要進化成可以保護其他親人的惡狼,那親人對自己的保護就是最大的障礙。

        似然蘇蘇也不怎么贊同郭茗歆這么賭,但還是那句話,蘇蘇支持郭茗歆的任何決定,再者光塵雨雖然會很痛,但對上卻威脅性不大,只要心智堅定能忍受那樣疼痛帶來的心理壓力,就算沒有覺醒異能也能夠增長其他方面的能力。

        比如韌性。

        不過郭茗歆到底是柔弱的小百花,在她母親韋雯看來她的女兒嬌弱的一碰就會折斷,光塵雨有多痛苦韋雯是知道的,她舍不得女兒受那個苦。

        郭茗歆的爺爺是避難區一把手,哪怕要退休了也是余威猶在。

        她爸雖然有些不著調,但本身身份在那里,不管是智商還是實力其實都是頂尖的,只不過郭老爺志不在此,如果現在是古代的話郭老爺絕對是個最稱職的閑散王爺,皇位?那玩意兒有貓可愛可吸嗎?

        韋雯自己也是豪門出身,實力也很強,保護女兒這種事她一個人就能完成。

        哥哥的實力就不用說了,自家嫂子也是很強的,在一家子強者的保護和守護下韋雯覺得自己女兒沒必要去受那樣的苦楚,就算郭茗歆什么異能都沒有,一點實力都不沾也能快樂幸福的過一輩子。

        這是一個母親對女兒最濃化不開的愛,郭茗歆知道母親是愛自己的,是為了自己好,如果她一輩子都是個殘廢她會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份保護。

        因為如果一輩子都無法有健康的身體,她不給家人添麻煩就是對家人最大的幫助。

        可現在不一樣了,蘇蘇的意外出現讓郭茗歆正逐漸變得健康,當知道自己將擁有健康的身體后郭茗歆就不滿足自己被保護的角色了,她相信自己也會有保護家人的實力,而不是單純的想讓家人去保護,這是她,郭茗歆對家人最好的回報,她也想和家人并肩作戰的。

        女孩的韌性感動著蘇蘇,她很認真的考慮了幫郭茗歆掩護的事情,這件事說難也難,畢竟郭茗歆身邊不包括親人在內時刻都會有近乎雙數的保鏢守護在身邊。

        這些都是對郭家最忠心的好手,是在和平年代時就一直存在的守衛力量,真要出現什么危險這些人可是真的能用自己的命去換郭茗歆的生存的。

        這些保鏢很忠心,奈何就是他們的忠心才是郭茗歆和蘇蘇行動的麻煩之處。

        也是唯一的難點。

        。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棒球比分直播捷报网 一本道爱花沙也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 股票分析软件推荐 哥伦比亚vs英格兰比分预测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 球探体育比分app安卓 兰州小姐务 黑龙江p62走势图 手机版足球比分直播球探网手机版 排列3走势图 北京快3 日本av女优-桜沢 筑志红中麻将代理找谁 什么是股票 凡乐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