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不是混子

    第七百四十八章試探

    :,     白熙真很坦誠,他承認自己有私心,因為江州畢竟在小飛隨時可以攻擊的范圍,并且雙方的力量對比,他也處在絕對的劣勢,所以他想要憑借江州的勢力報仇,幾乎不可能,所以他才迫切希望能夠在香洲打開局面。

        甚至他毫不在乎的說出小飛在九州的窘境,那就是因為他能來香洲解決香洲的混亂,所以他才會被上層支持,而他白熙真若是能在香洲控制局面,甚至占據一席之地,在私下里在和九州陽奉陰違,那么小飛立身的根基就會被抽離,到時候他除了死還是個死,而對方死了之后,那么香洲的局勢,在他向天逸的控制下,還不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白熙真知道,所有選擇都是利弊,而他相信,自己說的越坦誠,對方也就越是會放松警惕,然后考慮自己之前說的話,以及他若是堅持得到的好處,果然在聽到他能夠得到的好處之后,向天逸眼睛一亮,雖然沒有立刻答應,但卻言語松動的說道;‘我再想想?’

        是的,向天逸松動了,同時也陷入了兩難,說實話,這種為難,原本就有,只是在白熙真毫不顧忌的挑明一些事之后,更加強烈起來。

        因為他知道白熙真說的不錯,若是他扶持對方的事情不能成行,那么對于他們向家的威嚴損害是無法估量的,但他同時知道若是不顧一切的扶持白熙真上位,那么所遇到的阻力也將是巨大的,因為那個讓香洲豪門畏懼的小飛會再次回歸,并且是以一種走向臺前的姿勢。

        白熙真走了,但在臨走之前他還是不甘心的回頭,因為他想起了申申說的一句話,那就是司徒蘭絕對不會請小飛回來。盡管他不知道申申為什么會那么篤定,但白熙真還是決定一試。

        ‘向少,我收到確切消息,司徒蘭絕不會召回小飛,讓對方取代她!’

        說完這句話,白熙真就不在猶豫的大踏步離開,因為他知道說服向天逸的事情,他已經盡力了,若是對方還不能被打動,那么他也無能為力。

        至于今后,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那么也只能先將永盛的勢力全部控制住,在做其他打算。

        小劉家的別墅外,申申看到白熙真出來,立刻帶著健壯的炮仗迎上去。

        ‘白少怎么樣?’

        見白少陰沉著臉不發一語,申申內心一沉,但表面卻不動聲色的擺手,讓手下將不遠處的埃爾法打開車門,迎接對方坐上去。

        說實話,申申之前聽到司徒蘭的呼喊之后,內心簡直欣喜若狂,作為暗暗對小飛保駕護航的兄弟,他是深深知道飛哥如今走到這一步,需要的一個退路的,而若是能讓對方在香洲占據一個不可替代的位置,那么絕對能讓他們的勢力穩固,所以這也是他不斷的鼓動白熙真堅定向天逸之前想法的原因,不過如今看來,事情顯然已經不太容易實現了。

        不過申申卻不打算放棄,畢竟向天逸既然之前能夠給出那么大的誘餌,一定是有著自信,只是現在弊大于利而已,所以只要他們能夠表現出來不滿,讓向天逸知道不接著做下去會失去更多,那么他們還是有可能達成所愿的,雖然那樣會讓向天逸對白熙真不滿,但那又有什么關系。

        白熙真離開的大廳,向天逸目送白熙真消失,眉頭不自禁的鎖起,因為對方最后的那句話,讓他再次心動了,若是司徒蘭真的如同對方說的,不會將小飛召回來,那么他還有什么顧忌的。

        至于香洲的固有格局被打破,他才不在乎,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達成一些目的,進而讓他的家族在羅馬更加被重視,然后獲取利益,所以哪怕是一次性的威嚴,他也需要搏一把。

        擺手,向天逸叫來自己向家的親信,小聲吩咐道;‘幫我聯系黃石!’

        賈家,司徒蘭還在為自己的策略而暗暗得意,因為她已經收到消息,整個香洲豪門高層,都在對向家施加壓力,而向家似乎已經低頭,因為原本準備后天召開的白熙真收購整個永盛產業的發布會,取消了。

        這預示的消息司徒蘭明白,那就是向天逸妥協了,或者說被迫放棄支持白熙真成為香洲江湖豪門的事了。

        ‘哼,香洲不是一些人可以為所欲為的!’

        司徒蘭冷笑,然后她就聽到一連竄急促的腳步聲,這讓他皺起眉頭看過去,因為她知道這么晚,出現這樣的情況,一定是有什么驚人的事情發生?

        果然!

        帶著黃家明顯黑壯特征的黃石奔來,并在距離司徒蘭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惶恐大叫;‘夫人,剛剛收到消息,向天逸決定堅持支持白熙真上位!’

        ‘什么,怎么可能?’

        聽到這話,司徒蘭大驚失色,因為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而對面黃石顯然對于司徒蘭的驚訝也有預料,直接呼喊道;‘夫人,那我們還是趕緊召回小飛吧?’

        ‘召回小飛?’

        聽黃石說出這樣的話,司徒蘭苦澀,她怎么可能召回 對方,因為召回對方就預示著她賈家真的退居二線,這對于想要復興賈家的她來說,怎么能夠接受,甚至不止是她,就連賈英雄也絕對不會允許她去做。

        ‘夫人,夫人?’

        黃石從來沒有忠心過任何人,當初山竹上位,他可以為了活命背叛黃玉,后來徐振剛給他錢,他可以出賣山竹,如今有人給了更高的籌碼,他當然不介意出賣司徒蘭。

        ‘夫人,趕緊想辦法啊,若是我們不能趕緊召回小飛,那么就無法逼迫向天逸就范了!’

        黃石顯得很焦急,甚至處處再替賈家考慮,但只有他知道,他是在做什么,他是在替向天逸試探司徒蘭的底線,若是她真的會召回小飛,那么向天逸絕對就放棄了接著支持白熙真的念頭。

        ‘召回小飛,召回小飛,然后讓我在失去一切嗎?’

        司徒蘭心慌之下凄然呢喃,盡管她隨后反應過來,但她的真實想法,還是暴露在了黃石的眼前。

        ‘那我們就眼看他分走香洲的一半地盤?’

        對于這個問題,收拾心情的司徒蘭沒有回答,而是開口;‘幫我聯系白熙真,我要和他談個條件?’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五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雪缘园足球彩票比分直 乐透游戏手机版 山西快乐10分 比分直播500直 江西新十一选五开奖 aⅴ东京热男人的天堂 手机版赖子山庄下载 有天津时时彩这个彩票吗 3d试机号今天查询 新疆25选7 桑拿有什么服务 广东省11选5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官网 好运彩3 长沙麻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