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明朝敗家子

    第六百三十三章:喜迎王師

    大火足足的燒了升龍三天。 www..com

    這樣的火勢,根本無法撲滅,城連片的木質建筑,無疑是明軍最犀利的武器。

    原本作為守城之用的馬料和糧草,現如今也已燒成了灰燼。

    整個升龍城,依舊還冒著滾滾的濃煙,明火雖已沒了,可是大量木炭依舊發紅,帶著滾滾的煙塵。

    到了第三日,一場大雨來臨,而這大雨是黑色的,因為空氣滿是粉塵,黑色的大雨落地,升龍,已淪為了人間地獄。

    城原本有二十萬人,其軍馬有十萬,而今,剩余的,不過區區七八千,絕大多數人,不是被大火燒死,他們死的很安詳,因為吸入了過多的濃煙,窒息而死。

    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哪里都是尸首,活下來的人,也大多都被燙傷,有人拼命的咳嗽,因為灰塵吸入過多的緣故。

    他們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座王都,好似一個罐頭,所謂的固守和堅壁清野,反而令他們成了甕之鱉。

    活下來的人,至今還心有余悸,那一夜的場景,實是恐怖。

    人們尋到了安南皇帝黎漴,黎漴披頭散發,哪里還有皇帝的樣子,他被幾個幸存的大臣保護著,躲入了宮一處干枯的井里才僥幸求生,當人們將他自井拉出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還在瑟瑟發抖,那宛如夢魘一般的恐怖,至今盤繞在他的心頭。

    安南人其實并非是軟蛋,甚至安南人歷來有尚武的傳統,性子較為堅韌。

    可勇敢針對的,畢竟是活生生的敵人。任何勇敢的人,突然看到有東西從天而降,你碰不到他們分毫,而他們只需一個時辰,便可摧毀你的一切,所謂的勇敢,變得可笑起來。

    黎漴也是如此,若是明軍殺入了城,他或許,還會不甘心,若是能僥幸逃脫,他定會想盡辦法,號召安南各州的兵馬復國,與明軍周旋到底。

    可當面臨了這一場大火之后,他沉默著,戰戰兢兢,最后一丁點的勇氣,也早已化為灰燼。

    他只有一個念頭,明軍,是無法戰勝的,這些可以自海出現,可以自天空出現,可以將一切堅城化為烏有,可以讓十萬精銳,轉瞬之間殺傷殆盡的明軍,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其實若是理性的去思考,他們會發現飛球的弱點,飛球在天空的移動速度很慢,只適合攻擊固定的目標,聚集的兵馬越多,對飛球的劣勢越大,安南人遭遇如此挫折,其本質在于,他們愚蠢的選擇了聚集精兵,據城而守,妄圖堅壁清野,和明軍周旋,倘若化整為零,躲入崇山峻嶺之,飛球也毫無作用了。

    只是可惜,到了這一步,人已無法理性的思考了。

    黎漴如喪家之犬一般,蜷縮著,一臉無助。

    時至今日,所謂的安南國,和笑話沒有任何的分別。

    那翰林也活了下來,他長發燒掉了一半,面有燒傷的痕跡,他悲嗆的道:“陛下,我安南宗廟,也遭遇了大火,此不共戴天之仇啊,陛下應立即離開升龍,向南奔走,想辦法至占城,或是其他州縣,召集義兵,和明軍作戰到底。”

    其他的大臣已嚇的臉都綠了。

    還打?

    他們已經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一切的財富,他們的府邸,也已燒成了灰燼,他們什么都沒有了,按理來說,到了這個份,若是不報仇,便真真是豬狗不如了。

    可更多人,眼里,只剩下了恐懼。

    “明軍不可戰勝,不知何時,那些天兵又現,陛下,至今日,十萬精銳,灰飛煙滅,萬萬不可再打下去了……”

    “是啊,不可再打了……”

    人們嚎哭著,捶著自己的心口。

    這還怎么頑抗下去,這是找死。

    他們的心理防線,已徹底崩潰,什么血海深仇,什么家國,現在在這飛球面前,蕩然無存。

    黎漴惶恐不安的看著四周。

    有人匆匆而來:“陛下,各營人馬,已經搜檢完畢,軍士十不存一,軍死者八萬余,百姓死傷不計其數,糧草已燒光殆盡……有斥候來,說是……說是明軍已經開始南下,不日既抵升龍。”

    “……”

    所有人打了個寒顫。

    黎漴開始大哭:“萬不曾想,朕克繼大統,不曾有失,列祖列宗之基業,卻也亡于朕手。”

    眾臣們便都大哭。

    黎漴道:“而今,百姓死傷甚重,朕豈可再為一己之私,朕之基業,而驅使百姓與明賊再戰,若如此,只恐安南國內,要赤地千里,朕受列祖列宗教誨,愛護百姓,乃朕之天職也,今明賊洶洶而來,朕死無算,然百姓何辜?”

    眾臣哭的更加厲害,人們捶胸跌足,帶著凄然。

    黎漴道:“如今之計,唯有舉國而降,任明賊處置,方為策。”

    黎漴不傻。

    到了這個地步,還不投降,難道等著自己被明軍掛起來,梟首示眾嗎?

    想要活下去,必須得趕緊降了,主動降了,還不失一個安樂公,否則,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只是要降,豈可說自己怕了。

    百姓這玩意,本來是個筐,平日里騎在他們頭,吃他們,喝他們,用他們,睡他們美艷的女兒,一旦到了自身難保時,還可將他們推到前頭,表示自己愛護百姓,不忍生靈涂炭,所以并非是朕膽小怕事,而是軍民百姓們太脆弱,朕要保護他們。

    “陛下,陛下啊……”

    眾臣俱都大哭。

    可哭雖哭,卻又忍不住,松了口氣。

    黎漴雖是玩了心眼,可若是說不悲哀,這卻是假的,想到安南基業傳至自己,已經六代,卻是徹底在自己手里砸了,他也是悲從心起。

    黎漴咬了咬牙:“城內活著的宗王,統統控制住,萬萬不可使他們逃了。”

    “這……”

    黎漴流淚道:“今既決心降明,此后我等君臣為魚肉,而明人便為刀俎,倘若我等在明營,有宗王逃出去,號召各州縣百姓對抗明軍,復興安南,到時明軍勢必遷怒我等,那時,我等如何處置,只恐最后,明人為泄憤,而盡誅我等。”

    “……”

    陛下……還真是講究人啊。

    這算盤打的很精細。

    既然要降,那死心塌地,別出了意外,真如黎漴所言,有宗室跑了去揭竿而起,死的最慘的,是黎漴,倒不如干脆斷了這個念想,乖乖束手擒。

    想當年,大明皇帝征安南,也曾出現過這樣的意外,而今,卻不能再出現這等意外了。

    眾人便又大哭。

    除了哭,還能咋樣呢?

    ………………

    浩浩蕩蕩的明軍在方景隆的率領之下,抵達升龍時,方景隆眼里濕潤了。

    皇征安南時,幾乎所有勛臣子弟蜂擁入安南,自己的父親,也曾在年輕時駐守安南,他們當初,在這里流過汗、流過血,也有人立下過赫赫功勞。

    可最終,皇帝駕崩,新君登基,而安南雖還被大明所占領,可是叛亂卻是風起云涌,明軍被叛軍攪的不勝其擾,方景隆的父親,曾在此,過箭矢,好在,活了下來。

    宣宗即位之后,下旨明軍撤出安南,當時檄傳至安南各州,鎮守在當地的明軍守備們,既是松了口氣,可同時,卻又滿肚子的不甘。

    誰都知道這樣耗下去不是辦法,也誰也都明白,大明花費了無數錢糧,無數軍馬進入于此,明明屢戰屢勝,明明已占據了安南,明明無數人鮮血灑在此,換來了安南國辟為州縣,納入大明的疆土,可最終,一切化為烏有,當時的朝廷,固然有當時朝廷的考量,可能是認為,下西洋已經沒有了意義,占領安南,讓艦隊在安南出發,深入西洋,事半功倍,沒有多少意義,既然朝廷海禁,那么安南這綿長的海岸線,反而成了巨大的負擔。

    也可能是,認為這樣的占領,使大明浪費了無數的錢糧,這些錢糧,完全可以用在其他地方。

    無論任何理由,十數年奮戰的結果,最終一切成空,當初奉皇帝旨意入安南的軍士們,最終灰溜溜的撤回。

    可現在,自己和自己的父親一樣,也來到了這里,眼前的升龍,幾乎成了一座死城。

    方景隆下令,預備攻城。

    可此時,那升龍城的城門卻是洞開。

    瑟瑟發抖的黎漴帶著活下來的臣子們,赤身背著荊條,一個個灰頭土臉的安南士兵打著白色的蟠旗,徐徐出來。

    背著荊條的黎漴到了城門口,拜下,其余人紛紛拜倒,在經歷了大半個月的征安南之后,升龍此告破,安南王黎漴獻城乞降,只是可惜的卻是,這一次,黎漴沒有機會獻黃冊,因為那玩意,早被大火燒為了灰燼,雖然這一次乞降有一些瑕疵,似乎也情有可原。

    “罪臣對抗天兵,萬死難恕,今日幡然悔悟,喜迎王師,明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安南下,盡皆真心歸附,還望明皇不棄,予以善待,臣……感激涕零,望北而叩。”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