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明朝敗家子

    第三百七十六章:算無遺策

        李懌是絕望的,這里距離漢城已不過是百里了。
        
            每走一步,危險將更加迫近。
        
            他無法想象,作為朝鮮國的宗室,自己最后會淪落至這個結果。
        
            看著那看似堅定,但是實際上心里也打著退堂鼓的劉杰,李懌一次次的對他道:“我們一定會死在這里,我們會被折磨至死,你的師公遠在千里之外,他救不了我們。”
        
            劉杰想了想,這樣回答李懌:“師公會有辦法的。”
        
            李懌慘然道:“就單憑這個信念嗎?他對朝鮮國的情勢一概不知,他能有什么辦法?他到底傳授了你什么學問,教授了你什么東西,你才對他如此深信不疑?”
        
            劉杰又想了想,道:“事實上,他沒有教授過我什么,我的學業,都是受恩師的教授。”
        
            “……”李懌真想立即找個歪脖子樹,把自己掛在上面,然后伸長舌頭,吊死自己給劉杰看。
        
            劉杰則是又想了想道:“事實上,除了交代我出使朝鮮國的那一次,在那之前,我一共只見了他三面,兩次是遠遠的看到他,還有一次是拜師的時候,和他一共說過四句話。”
        
            “……”
        
            “可是,我的恩師,卻是個博學之人,精通文武,在我眼里,恩師是個有大才學之人。我想連我的恩師都如此推崇師公,那么師公一定很厲害吧。”
        
            李懌哭了,抱住了劉杰的大腿:“就因為這樣,就因為你拜師的時候見過他一次,因為你遠遠的看過他兩次,因為他和你說過四句話,我們就來到這里?我們……現在即便是想逃也來不及了,你為什么不早說,我寧愿乘船出海,帶著我的族人尋覓一個島嶼棲息,即便是飲毛茹血,也絕不跟你來。”
        
            “殿下,請放心,師公是覺不會拋棄我們的。”劉杰安慰他。
        
            李懌依舊滔滔大哭,幾乎要暈死過去。
        
            “上使,上使……”
        
            遠處,有飛騎而來,有人高呼起來。
        
            隨來的大明官兵紛紛預備拔刀。
        
            隨后,那飛馬旋風而至,劉杰心里緊張!
        
            待飛馬上的人下了地,跪在了雪地里,他高呼道:“吏曹判書柳順汀、知中樞府事樸元宗、副司勇成希顏帶著忠勇的士兵,殺死了國都中作惡的奸臣,圍困了大王,請求上使與晉城君立即入國都,主持大局。”
        
            劉杰聽不懂這帶有明顯地方特征的漢話,可是李懌卻是聽懂了。
        
            許多士人和貴族都聽懂了。
        
            他們紛紛圍攏上去,一個個驚愕萬分。
        
            在得到了再三確認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幸福實在是來得太快。
        
            方才,他們還是被通緝和要被誅殺的人,而轉眼之間,卻是天地翻轉,那令他們驚懼不已的李隆,現在竟是成了階下囚。
        
            所有人難以置信,紛紛看向了晉城君。
        
            李懌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淚流滿面,隨即,他拜倒在了劉杰的腳下,感動萬分地道:“我終于領會了上使師公的深意……”
        
            劉杰呆呆的站著,亦是有點還沒反應過來!
        
            問題……就這樣解決了?
        
            如此的輕易?
        
            大悲大喜之下,劉杰的眼淚也不禁磅礴而出:“師公深不可測,深不可測啊!”
        
            無數人抱頭大哭,紛紛為自己還能活下去而慶幸。
        
            李懌的心里已經播下了一顆種子,他無法想象,一個人可以在千里之外,竟能如此準確地做出判斷和決定………
        
            而激動過后的劉杰則拍了拍晉城君的肩:“我們該立即前去漢城,晉城君,你的運氣來了。”
        
            “您的意思是……”李懌似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看著劉杰。
        
            劉杰沉默了片刻道:“整個朝鮮國,都需要一個宗室來主持大局,師公和我都認為,晉城君最合適。”
        
            “可是……”
        
            “不用可是了,這是師公的意思……”
        
            師公的意思……這令李懌一下子吃了定心丸一般。
        
            其實他是有些擔心的,畢竟發動叛亂的人,從前是王兄的心腹,他們并不是自己的部下,這些人十之八九是受到了大明的壓力,才不得已發動叛亂自保!
        
            且這些人手里還掌握著兵權,自己即便是被擁戴,也不過是被挾持的傀儡罷了。
        
            可是,有了上使的保證,甚至還有那位能夠算無遺策的師公的意思,那么他就有信心多了:“令師公,真是令人敬佩啊……”
        
            ………………
        
            方繼藩幾乎被人遺忘了。
        
            滿朝文武圍繞著征朝鮮,而吵得面紅耳赤。
        
            弘治皇帝剛剛過完了年,隨即便開始陷入了這場兵部要錢,戶部哭窮,而后滿天下的士子們嗷嗷叫的要求朝廷發兵的煩惱之中。
        
            所以沒有人搭理方繼藩,而方繼藩也只好本本分分的在西山書院授學。
        
            朱厚照心心念念的,還是朝鮮國的事,他一再催問方繼藩:“劉杰出發了嗎?”
        
            方繼藩回答朱厚照:“想來已經出發了吧?”
        
            “如果他貪生怕死,不肯出發怎么辦?”朱厚照的問題總是很奇怪。
        
            而方繼藩想了想,搖頭道:“劉公的兒子不會如此,我們要對劉公有信心。”
        
            朱厚照便笑嘻嘻地道:“趕緊出發了好,若是那暴君李隆順道將他殺了,更好。”
        
            “啥?”方繼藩有點懵。
        
            朱厚照振振有詞的道:“假若如此,那么朝廷就更加會堅定不移的討伐朝鮮國了,你想想看,劉杰可是劉師傅的親兒子啊,劉師傅就這么一個兒子,到了那時,本宮敕封自己為討朝鮮總兵官,偷偷出關,帶兵殺入朝鮮國。”
        
            方繼藩忍不住鄙視地看著朱厚照,這人……腦子有問題。
        
            朱厚照卻又想起什么,轉而道:“還有,本宮今兒是來道歉的。”
        
            方繼藩不解道:“殿下有得罪我嗎?”
        
            “是更正本宮的錯誤。我不該胡說我妹子的是是非非,其實她只是個孩子,當時,我帶著她胡鬧的時候,她走路都走不穩呢,父皇和母后責怪下來,她便嚇得哭了,哎,她什么都不懂啊,不哭,還能干嘛。”
        
            方繼藩便道:“是公主殿下讓你來說的?”
        
            朱厚照皺眉道:“不是,我為何要聽她的話?”
        
            方繼藩白了他一眼:“那就是了,肯定是公主殿下氣得不行,于是太子殿下乖乖來更正了。”
        
            朱厚照樂了,拍了方繼藩的肩道:“老方啊,還是你懂本宮,難怪說是兄弟,便如我肚子里的蛔蟲一樣,她太愛哭了,真受不了,娶妻一定不要娶這樣的。”
        
            方繼藩卻是不做聲。
        
            朱厚照則是怒的要跳起來:“你為何不應聲,怎么覺得你別有所圖?”
        
            方繼藩懶洋洋的道:“對,娶妻是大事,一定要小心才是。”
        
            朱厚照松了口氣:“有件事和你說。”
        
            說著,將方繼藩拉到了明倫堂里,這明倫堂空空蕩蕩的,學子們都被拉去騎馬了。
        
            朱厚照認真地看著方繼藩道:“父皇昨日下了旨,命兵部尚書馬文升會同英國公張懋,閱試三軍,你知道嗎?”
        
            方繼藩故作一臉發懵的樣子,搖頭道:“不知道。”
        
            口里說不知,可心里卻是知道的,這場閱試,可是明明白白的記錄在了明實錄里。
        
            弘治十四年四月初一日,兵部尚書馬文升會同司禮監太監陳寬、英國公張懋等閱試各營候伯都督騎射韜略及把總等官騎射之術。及試,往往持弓不能發矢,甚至有墮弓于地者;及詢韜略,俱不能答。馬文升等請重加究治,或罰俸奪俸,或罷黜除名。并請刊印,頒賜在京武職大臣及各邊將領,以資其智識。孝宗從之。
        
            這個信息,方繼藩早就倒背如流,因為這段史料,堪稱為大明軍隊綱紀敗壞的材料!
        
            從土木堡之后,雖大明也曾開始整肅軍隊,可軍隊卻越來越腐化,以至到了弘治朝,這種糜爛從這一場閱試中便可一窺一二了。
        
            這一次閱試的對象乃是京營以及禁軍,也就是說,這本該是大明最精銳的部隊,而參加閱試的,卻都是在京營中的勛貴,譬如有軍職的伯爵、侯爵,還有他們的子弟,甚至還包括了許多的武官。
        
            只是可惜,成績十分慘,慘到了連弘治皇帝都看不下去的地步,大量的軍官,居然手持著弓箭都不知道怎么射出去,甚至這射倒是射了,結果射出去的不是箭矢,而是弓。
        
            此事,曾引發了弘治皇帝的震怒,而這些記錄,竟也可以在倭國和安南國的史料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由此可見,當時這場閱試,應該還有各國的使節去觀禮。
        
            真是,丟人啊……
        
            朱厚照卻是還不知道大明的武備已經松弛到了這個地步,此時,他凝視著方繼藩,激動的道:“到時可精彩了,不過……本宮現在很擔心你啊。”
        
            “擔心我什么?”方繼藩一愣:“和我有關系嗎?”
        
            朱厚照點頭,一字一句地道:“當然有關系,你是羽林衛千戶官,又是新建伯,平西候之子,你說呢?”
        
            這意思……
        
            臥槽……那個……持弓不能發矢,甚至有墮弓于地者,不會就是我這樣的人吧?
        
            

    ps:書友們,我是上山打老虎額,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