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明朝敗家子

    第八十八章:夜半無虛席

      

      弘治皇帝瞳孔開始收縮,依舊顯得不可置信,或許……只是撞了運氣吧。

    否則,這方繼藩幾日的功夫,而戶部數十個文吏,卻都是精通算數之人,更別提,他們花費了足足半個多月,才算出了數目,他方繼藩莫非真是文曲星下凡不成,方家還真有這個種?

    他瞇著眼,眼眸里透出精光,接著繼續比對下去,絲的數目,也有所差異,一個是七十九萬五百四十斤,而另一個,則是籠統的七十九萬近。不過這五百四十斤的偏差,其實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因為錢糧和絲布入庫運輸入庫的過程中,還會產生損耗,因此,理論上而言,無論是戶部核算出來的數目,還是方繼藩核算出來的數目,其實都沒有錯。

    弘治皇帝手臂竟有點瑟瑟在顫抖。

    那個家伙……還真是文曲星下凡不成?

    文曲星這是造了哪輩子孽,下了凡塵,竟是附在這么不靠譜的人身上?

    他眼眸微微瞇著,專心致志一個個數字進行對比,越比,越是心驚,因為……幾乎每一個數目,幾乎都沒有太大的才出入。

    等兩個簿子俱都翻到了底頁,弘治皇帝才一臉恍惚的抬眸,竟好似是做了一場夢一般,茫然的抬頭,看了一眼朱厚照,再看了一眼李東陽。

    李東陽已經察覺到了異狀,不過他歷來沉得住氣,心里卻還是嘀咕,怎么……莫非這兩個簿子……

    不對……

    他很快否決了這個想法,他是戶部尚書,錢糧核算之事,他再清楚不過了,倘若方繼藩一人幾日就可以算出,那么,整個戶部南北檔房數十人,不都成了吃閑飯的嗎?

    可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涼氣,喃喃道:“一般無二……”

    一般無二。

    李東陽如遭雷擊。

    他倒不是嫉賢妒能,只是……實在想不到,會出現這樣的事。

    朱厚照瞪大眼睛:“一般無二?也就是說,老方沒算錯?哈哈……父皇,兒臣怎么說來著……兒臣怎么說來著……兒臣早說了父皇昏聵,目不識人,你看,果然沒有錯,兒臣就知道,老方不會騙兒臣的,哈哈……”

    他張狂大笑,喜悅的過了頭。

    弘治皇帝在驚詫之后,反應了過來,看著這張牙舞爪的朱厚照,眉頭微微一沉,眼眸里掠過了一抹鋒芒。

    這鋒芒自朱厚照面前一掃,朱厚照心里一凜,突覺得自己后襟發涼,張狂的臉,竟一下子變得溫順起來,他雙腿一軟,啪嗒一下跪地:“兒臣萬死,父皇圣明,洞察秋毫,有識人之明……”毫不猶豫的認了慫,心里卻是得意到了極點,老方為自己爭了一口氣啊。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又低頭掃了一眼案牘上的簿子,深吸了口氣:“給李卿家看看。”

    宦官忙是取了簿子,轉交給李東陽,李東陽忙是低頭去比對,片刻之后,頓時驚詫莫名:“世上竟有這樣的奇人,這方繼藩……已多智近妖了。”

    多智近妖可不是好詞。

    李東陽忙道:“臣的意思是,這方繼藩實在不可思議。”

    弘治皇帝頷首點頭,突然,想起一件事來:“方繼藩給戶部修了書信,說要傳授核算之法?”

    這事,李東陽提過。

    可是……

    李東陽老臉抽了抽,有些瞠目結舌,良久,才苦笑道:“不錯,可是……撕了,主簿王文安,覺得可笑,認為這是方繼藩……侮辱戶部南北檔房,誰也沒有將此事當真……”

    其實這事兒,李東陽提過,那時候,弘治皇帝當然沒有感覺,可現在……弘治皇帝卻是猛拍案牘:“怎么能撕了,為何就不細細看一看,真是……不知所謂。”

    可話剛剛出口,弘治皇帝突然覺得怪怪的,見朱厚照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才猛然想到……好像……太子當初送簿子來,自己和那王文安,又有什么分別,只覺得匪夷所思,將其視為胡鬧,結果……

    弘治皇帝板起臉,狠狠瞪了朱厚照一眼:“厚照,你去乾寧宮侍奉太皇太后和你的母后。”

    朱厚照想說什么,卻還是吞了吞吐沫,乖乖道:“兒臣告退。”

    待朱厚照一走,弘治皇帝朝隨侍的宦官使了個眼色,這宦官亦是告退。

    暖閣里,只留下了弘治皇帝和李東陽。

    君臣相顧無言。

    其實二人的內心,都還在震撼。

    方繼藩這個小子,真是個妖孽啊。

    良久,遠處,竟傳來了鞭炮的聲音。

    弘治皇帝嘆了口氣:“讓那王文安,再去求核算之法吧,告訴他,求不到,朕不饒他。”

    李東陽心里搖搖頭,也只能如此了,這核算之法,實是匪夷所思,讓人瞠目結舌,有了如此神奇的計算之法,何止是朝廷,便是地方的錢糧出入,也是事半功倍。

    “臣遵旨。”

    “這……”弘治皇帝又沉默了片刻:“方繼藩此人,李卿家怎么看?”

    這是第一次,弘治皇帝鄭重其事的詢問李東陽對方繼藩的看法。

    從前之所以不問,是因為在弘治皇帝心里,他不過是個孩子而已。

    可現在,弘治皇帝顯然,再不將方繼藩當做孩子對待,而是真正將其當做一個未來的大臣來看待了。

    李東陽雙目闔起,沉默了片刻,卻又眼眸一張:“此太子劍也。”

    “噢?”弘治皇帝凝視著李東陽。

    李東陽面無表情,徐徐道:“太子年少懵懂,他日克繼大統,正需有劍防身。方繼藩此人,偶爾雖是胡鬧一些,可老臣觀他主動向戶部修書傳授核算之法,可見此子,也是曉得輕重的。此人深不可測……”

    將深不可測四個字,用在了一個少年人身上,其實李東陽也有些無奈,隨即又道:“正是一柄利器,若在太子殿下身邊,陛下可無憂。”

    竟是如此高的評價。

    弘治皇帝還以為,李東陽勢必會對方繼藩有所成見。

    倘若是謝遷,可能就認為此子雖有才,可是品格,卻難免有所顧慮了。

    而李東陽,雖平時話不多,卻往往能口出奇語,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很想知道,李卿家接下來的看法。

    李東陽又繼續道:“老臣覺得最有意思的是……劍乃利器,既可傷人,又可傷己。”

    弘治皇帝心下一凜,這可不是好話,對啊,這是一柄鋒利的劍,確實可以傷人,用起來也順手,可是……想想看,一旦此劍鋒芒過盛,會不會害到自己呢?

    “而此劍……最有意思之處……”李東陽木光幽幽,殿中的燭火倒映在他的眼底,他慢悠悠的道:“此劍最有意思之處,就在此劍能傷人,卻不會傷己。”接著,他感慨道:“世上的明君和上將軍們,都想尋一柄鋒利的神兵,以此橫掃八荒,可神兵雖是罕見于世,不可多得,卻也未必是十全十美,多少人用此等神兵傷了人,最終卻又為劍所反噬。”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古往今來的教訓,他豈會不知,于是沉吟不語。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