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吏

    第1033章 最后的審判

    “選擇西去的人,家已經不在后方了!

    “而在前方!”

    喜牢牢記得,兩年多前,站在皚皚白雪的蔥嶺之下,李信曾如此對自己說。

    對李信而言,家在雪山的那一邊,在那些尚未被探索和征服的土地城郭,在馬蹄盡處!

    李信像是秦始皇帝在最后的生命里,用力射出的一支箭,承載了其遺愿,一旦離弦,不抵達終點,他就不會回頭!哪怕是胡亥的詔令,哪怕死亡,也無法帶走李信對始皇帝的忠誠!

    于是整整八千人向西進發,他們大多是無牽無掛的青壯,良家子、惡少年,緊隨李信步伐,毫不猶豫,彼輩去到另一片天地后,會有如何作為,喜無從知曉。

    但對于遠征軍大多數人而言,家依然在東方。中原有他們祖先的墳冢松柏,有日復一日在里閭門前眺望的妻兒,熟悉的衣冠鄉音,讓人安心合口的粒食羹湯。

    于是在喜等人的帶領下,萬余遠征軍開始了東歸之旅,并于他們自行紀年的“秦始皇四十年”,也就是“攝政元年”的三月,回到了張掖郡敦煌。

    進入玉門關時,他們人數已經減半,上千人倒斃在干涸的戈壁上,其他人則留在了沙漠里的綠洲國度,放棄了回家的希望……

    因為家太遠了,哪怕喜等人到了敦煌,復見秦之郡縣樓闕,可距離關中,尚有一半的路程。

    好在流經敦煌的黨河滋潤了干渴已久的西征軍,鳴沙山相比于西域的大沙漠,根本不算什么。

    他們在敦煌重整旗鼓,開始從西邊打通河西走廊,將試圖回到這片沃土的月氏王子擊敗,守住了大秦的新領地。

    為此耽擱了很多時間,直到攝政二年開春,他們才重新出發。

    接下來的旅途還很長。

    從酒泉亂石聳立的黑山峽谷。

    到張掖附近色彩絢麗的丹霞奇觀,這些他們西行時走過的路,都需要大軍用腳步重新丈量一遍。

    只要是還在河西走廊,這綿延千里的漫長路途里,人只要一抬頭,便能看到西南方連綿不絕的祁連山,似乎永無盡頭,牢牢占據著天際線。

    難怪它被月氏、匈奴人喚作“天”。

    看著祁連山上的積雪,喜也摸了摸自己的發髻。

    多年前被發配西域的瘦削老吏,頭發尚且烏黑,如今卻漸染霜色。

    隨著腳步向東,士卒們不知道磨破了多少雙鞋,河西走廊越來越窄,似已到盡頭,但西征軍若想回家,還得過最后一關:素來兇險的烏鞘嶺。

    兩側有高大的雪山終年積雪,寒氣常侵烏鞘嶺,形成東西壁立的嚴寒氣帶,季春飛雪,寒氣砭骨,西征軍們相互攙扶著攀爬,忍受著氣候驟變帶來的寒冷,才越過了這道天險。

    翻過烏鞘嶺,過了令居縣,在大河渡口,喜遇到了新任張掖郡守的羌華,而從他口中,喜也基本得知了這些年天下的分分合合。

    羌華大贊黑夫勘亂定難,重新一統天下,喜卻未置可否,西征軍人數多,渡河慢,行進也慢,他則得到了特許,可以乘坐最快的郵驛去往咸陽。

    “夏公日夜盼著重新見到喜君,以高爵重職相待!鼻既A如是說。

    但喜卻不為所動,斷然拒絕。

    “我是監軍!

    “我終日向將士宣揚軍法,豈能離開軍隊,擅離職守?”

    若非喜一路上盡力控制,這支西征軍,恐怕無數次分崩離析,或者在饑寒交迫中,淪為群盜兵匪了。

    喜決定將他們照看到終點,有始有終,不能出任何差錯。

    他們渡過大河,進入臨兆的長城內,沿著秦始皇帝當年西巡復返的路線,穿過隴坂,到了關中……

    至此,才算是到了家,景致也變得不一樣起來,少了大片大片的荒野,多了阡陌相連的農田里閭,周原岐山之下,男耕女織,一片祥和景象,讓人很難想象,兩年前這還是戰場。

    西征軍大部被留在了雍地就食,等待復原命令發回原籍,而喜也在眾人垂淚相送中,告別了朝夕相處三年的將士,繼續向東行進。

    離開雍地時,喜的馬車上多了幾策新近修訂的秦律,沿途休憩時,喜便皺著眉一條一條地看,他想知道,這幾年里,律令有何損益之處。

    入夜時分,亭長知道他身份,提出要加燈盞,并提供魚、肉等,卻被喜拒絕。

    “我卸任西征軍監軍身份后,便只是一個被秦始皇帝貶爵為上造的戴罪之人,有言,但凡留宿亭舍,不更以下到謀人,粺米一斗,醬半升,菜羹一升,喂養馬匹的芻草半石,夜里不可提供燈燭,既然這一點律令未改,便不要對我特殊對待!

    黑夫奪取咸陽后,倒是曾發文書去西北,恢復喜在朝中做官時的地位,但喜在敦煌看到這份文書時,卻沒接。

    喜當時不認為那道詔令是合法有效的,因為兩邊信息的偏差,此事便不了了之。

    于是固執的喜,只能在白天觀看抄錄律令,當看花了眼睛時,他便在沿途村邑,走到田埂上,向農夫小販們問好,詢問近來官府種種施政之策。

    猶如一個即將辦理一場大案,進行一次審判的令史,默默記住所見所聞的一切,要將它們都充當呈堂證供……

    攝政二年七月二十日,風塵仆仆的喜,即將抵達咸陽西十里外的杜亭。

    而就在這時,他的馬車,卻被人攔了下來!

    趕車的仆不認得眼前的人,見其伸臂攔車,連忙拉住韁繩,馬車在其面前丈余外停下,因為此行關系重大,不免緊張,呵斥道:

    “汝乃何人,可知車中是誰?竟敢當涂阻攔?”

    “我知道!

    那聲音鏗鏘有力,一如當年。

    縱是車里閉目的喜,也不由睜開了眼,他握著書的指尖,有些微微發顫。

    “車中坐著的,是天下聞名的喜君!

    “喜君為官數十年來,恪盡職守,對律令爛熟于心,斷獄數百,其手中絕無冤假錯案,每一個,都做到了律令上的公正!

    “喜君面上冷酷,實則心懷百姓,更敢當朝質問始皇帝,而今沉冤昭雪,西行復返,我作為晚輩同鄉,特來此相迎!

    馬車的竹簾緩緩掀開,喜探出頭來,他已是滿頭灰發,飽經塞外風沙,老吏瞇著眼,辨認出了來者身份。

    眼前的人,已不再是當年在安陸湖陽亭,攔車喊冤的年輕后生了。

    他一身常服,束冠深衣,唇上兩撇矢狀濃須,腰間帶劍,就站在滿是塵土的道路中央,合攏雙手,朝喜作揖。

    只有那張與黔首一般黝黑的臉上,笑容依舊。

    “喜君,別來無恙乎?”

    ……

    喜與黑夫二人,在杜亭中對坐。

    恍惚記得,二十年前,他們的初次相識,也是在安陸縣一個不起眼的小亭驛。

    只是兩人的命運不一,都為這大時代的浪潮所激,脫離了原先的軌跡,只是黑夫最終以下克上,成了弄潮兒,喜則漂得更遠些,倒是更像一個見證者……

    見證了一個小人物從區區黔首成長為帝國真正的統治者。

    也見證了一個時代的風起云涌,壯懷激烈,趨于平淡……

    喜目光看向一旁,傳說是白起自刎時濺紅的拴馬石墩就在一旁,當年就是在這,喜被始皇帝西貶,落魄地要踏上漫長謫路時,途經杜亭。

    因為有扶蘇為喜求情被斥在先,滿朝文武無一敢來道別,唯獨黑夫之妻葉氏單車而行,贈酒相送。還贈了一舍人,供喜使喚,一女傭,供喜沿途洗衣造飯之用。

    為此,喜特地對黑夫作揖:

    “若無這對仆役一路照料,我恐怕撐不到李信那,多謝攝政夫人,我去西域時,他們留在了敦煌,如今已有兩二一女,不欲東歸,恐怕無法將他們還給攝政夫人了……”

    “此外,也要多謝攝政那捎人送到河西的相贈之言!

    黑夫還禮,對敬重的人,不論他到了什么地位,都是恭謹如初: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李將軍的確識得喜君,而喜君,也未辜負他和眾將士的信任,將西征之人平安帶回,沿途未曾有一起冒犯百姓的沖突,殊為不易也!

    喜說道:“李將軍亦深知攝政,他越過蔥嶺前,讓我帶一句話給你!

    “什么話?”

    “李將軍只想問!

    喜抬起頭,目視黑夫:

    “黑夫,還記得始皇帝的志向么?”

    “始皇帝的志向……”

    黑夫默然良久,嘆息道:“都明明白白,篆刻在恒山、芝罘、碣石、瑯琊的刻石上啊!”

    他站起身來,念起那些仿佛上個時代的迷夢囈語來。

    “之內,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盡北戶。東有東海,北過大夏。人跡所至,無不臣者!

    “這是始皇帝對拓展華夏領土的雄渾大志,只可惜天下負擔不起這么多征伐,不過足以欣慰的是,李信,他能繼承此志,率軍西征,替長眠驪山的始皇帝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九州之外的其他文明,以李信之能,或許真能打下一片山河,讓始皇帝的威名,傳到極西之國罷?”

    “這份開疆拓土的遺志,已由李信繼之!

    喜點了點頭,認同了,李信的確是如此認為的。

    “還有,始皇帝令人不以謚號論己,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于萬世,傳之無窮。他希望大秦世世永昌,千秋萬歲,永遠延續下去!

    “可這世上,沒有不滅的王朝,夏商周皆是如此,秦又豈能例外?我雖撐住了這搖搖欲墜的社稷,但我死之后,一切猶未可知!

    “不過,扶蘇之子公孫俊,他已被封在海東,偏居一隅,只要沒有太大變數,或許真的能在那江山永固,萬世一系呢!

    “所以,這份萬世一系的遺志,或由海東侯繼之,就像殷商已亡,宋國卻承襲也子姓社稷一樣!

    對這一點,喜皺著眉,不置可否。

    “始皇帝還曾承諾過,說地勢既定,黎庶無繇,天下咸撫。男樂其疇,女修其業,事各有序;荼恢T產,久并來田,莫不安所。節事以時,諸產繁殖。黔首安寧,不用兵革……”

    “他活著時沒能做到,反倒是徭役無度,大興宮室,南征北戰,天下疲敝不堪,以至于釀成了大禍,不過如今好了,我再度一統九州,六國滅盡,關東安定,就連邊疆的隱患匈奴,也已殘破北遁,奔走于天南海北的戍卒可以回家,農夫只需繳納十一之租,也算是男樂其疇,女修其業,各有序樂!

    黑夫攤開手,笑道:“這一點遺志,由我來繼承!”

    “如此觀之,不論東去,西行,還是留在中原,吾等,皆是始皇帝的繼業者!”

    喜感慨道:

    “你所繼的這份志向,最難辦到,四十八郡,兩千余萬口人,還有難以調解的六國之人,可不是李信、公孫俊只需對數千人負責能比的!

    “很難罷?”喜問黑夫,這一刻,他又成了那個對黑夫敦敦教導的同鄉長輩。

    “難!

    黑夫先是一愣神,感慨地頷首:“真正承載重擔,方知創業難,守業更難!

    他接著避席長拜道:

    “喜君,除了這三點外,始皇帝還有一份遺志,還未能實現!”

    “那便是初平法式,審別職任,以立恒常!

    “大圣作治,建定法度,顯箸綱紀!”

    “要讓秦法律令,因地制宜,真正布于天下,作為萬世綱舉!”

    喜默不作聲,只嘿然道:“這,當真是始皇帝的遺愿么?”

    他當年不就是以此相勸,勸秦始皇帝不要為了一己私欲,帶頭破壞律令,才被遷怒遠徙的么?

    黑夫道:“不論是他真心也好,吹噓也罷,既然承諾了,作為繼業者,便要辦到。我期望,有那么一天,這天下,能真正依法治國!

    “哪怕窮盡一代人的努力,也只能朝那個目標,行進一小步!”

    “但想要做到這點,光靠我不行,光靠這滿朝只想著子孫富貴的列侯功臣們更不行!

    在天下大定后,功臣們,已然成了黑夫必須提防的對象,這群實現了階級飛躍的家伙,要墮落腐化起來,也是很快的。

    所以,需要一個真正公正的人站出來,重新構建起司法體系。

    “若說這世上還有能公正無私,能公正執法的人,也非喜君莫屬!”

    “若說這世上還有能監督我的人,也非喜君莫屬!”

    “所以,喜君,此事非有你參與不可!

    黑夫長拜,儼然劉備請諸葛亮出山的姿態:

    “請喜君作為朝廷的御史大夫!監督天下官吏,也包括我這攝政!并重新核定律令,改始皇帝時律令之弊,使秦之律令,再度行于天下!

    “讓這法崩禮壞的世道,再度擁有天下程式!”

    喜有些動容,但卻并未答應黑夫。

    也沒有拒絕。

    喜的眼神銳利,定定地看著黑夫:“和李信一樣,老朽也有一個問題!

    如同令史在審判時,不論案情如何,不論主觀判斷如何,不論掌握客觀證據如何,都要按照既定程式,對嫌疑犯發出的詰問。

    他問的只是黑夫,卻好像又在問眾生、后人,所有將這個故事從開始,看到結尾的人!

    喜的問題,仿佛跨越了時空,甚至穿透了薄薄紙面!

    “黑夫,還是秦吏么?”

    ……

    ps:仔細想了想,李信的故事放外傳吧。

    所以,21號我也緩緩,你們也緩緩,22號最后一章,大結局。

    讀者們,你們慌么oo。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 东方6+1中几个有钱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英格兰足球队 澳洲幸运8开奖破解 麻将来了安卓版下载 免费安徽快3计划工具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 重庆时彩全天计划 3d近十期试机号 河北20选5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500 用麻将玩的其他小游戏 福州麻将听牌技巧 河南泳坛夺金走势图彩经网 澳洲幸运5技巧分析 呼和浩特站街女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