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修真聊天群

    第2787章 未戰先言勝,膨脹膨脹!

        而且,這件事情他不準備偷偷摸摸去做。

        他要當著宋書航的面,將沉睡中的虛弱古神,給封印到宋書航的心臟中去,讓他心態爆炸!

        我,九幽主宰,就是要在人前為惡。你越是難過,我就越是開心。

        “管家,將我那套究極封印大陣給搬出來就是那套我為了捕捉‘條紋襪龍’而制作的封印大陣!”三眼少年前輩出聲道。

        自從上回在九幽世界,他偷偷降臨宋書航身上‘回家看看’的時候,意外發現條紋襪龍竟然也附在宋書航身上悄悄‘回家’三眼少年前輩便確定了條紋襪龍九幽體也活著的事實。

        于是,三眼少年前輩就在暗中謀劃,準備著什么時候抽冷子捅條紋襪龍九幽體來一刀,再將它封印個幾百年。

        這套究極封印大陣,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

        “好咧老爺。”眼珠子管家轉身前往倉庫。

        它雖然時常扎老爺的心,胳膊往外拐,瘋狂為霸宋小友要好處但它還是一個合格的好管家!

        在管理世界方面,它非常完美。這個小世界,被它管理的井井有條。

        “第二局賭局,雖然有天道‘條紋襪龍’布置的暗手在搗亂,但我輸了就是輸了。接下來,你如果再贏一局,就算是你贏了。”趁著管家去取封印大陣的時候,三眼少年前輩出聲道。

        五局三勝,霸宋已經連勝兩局……在純粹的運氣方面,自己即使作弊都贏不了霸宋,三眼少年前輩此時已經有點自暴自棄。

        所以,趕緊走完最后一局的程序,讓霸宋滾蛋。

        然后他就要好好的思考著,如何能在保證‘表面公平’的前提下,贏霸宋一局。畢竟接下來,他和霸宋之間只有‘最后一局’了。

        等霸宋八晉九晉升劫仙后,和他之間就要緣盡。

        最后一局,即使是他,也想要贏那么一回,不要留下遺憾。

        “那第三局我們賭什么?”宋書航認真問道:“我隨時準備迎接前輩的挑戰!無論是比挨打、比被雷劈、比誰先哭出來,我都沒問……”

        “住口,不會說話就別說話!你這話多讓人誤會?”三眼少年前輩打斷宋書航的語他看到宋書航肩膀上那只小爪子看他的目光都變了好嗎?

        鳳儀琴主的小爪子上,那只漂亮的瞳孔中,現在就像是看抖m一樣,在看著三眼少年前輩。

        難怪這個九幽主宰與眾不同,沒架子還特別親近,原來他是個抖m……

        “別再跟我提‘比忍耐痛苦’這種事情,這種比試我當初也是腦抽了,才會答應和你比試。”三眼少年前輩恨恨道,并且唾棄和和宋書航劃開界線。

        “但是前輩,今天的第一局比試被雷劈,可是你主動提出來的。”宋書航小聲提醒道。

        “那是我取勝的終極手段,是手段!這并不代表著我喜歡被雷劈!”三眼少年前輩嚴肅道。

        “我倒是蠻喜歡被雷劈的。”宋書航道。

        “嘶~”鳳儀琴主爪子倒吸了口冷氣。

        “因為每次我被雷劈都是渡天劫……期間,我總能將天劫給逮住,將它綁好封印。最后制作成美味的,美味。”宋書航繼續道。

        “聊不下去了,我們不要聊了。”三眼少年前輩揮手道。

        “?”鳳儀琴主爪子一愣。

        “嗯,非常好吃。鳳儀仙子有機會我請你品嘗一下……對了,你現在是只爪子,沒這功能。”宋書航遺憾道。

        “等我本體復活后說不定有機……算了,讓我好好靜靜。”鳳儀琴主爪子一想到自己可能成為爪子‘過去式’,又陷入到了自閉中。

        宋書航見爪子仙子自閉了,便又轉頭和三眼少年前輩聊道:“那前輩,我們第三局到底比什么?”

        “第三局比試,就比抽卡吧。順便算是為了答謝你幫我找回了這個‘寶物’的友情贈送局。”三眼少年前輩回復道。

        說話間,他伸手在沉睡的古神身上輕輕一按。

        被古神藏在體內的那件‘寶物’被三眼少年前輩輕巧地取了出來。

        這就是九幽主宰大佬的手段,是宋書航一輩子也學不來的高超技巧運用方式。

        古神體內的寶物被取出的時候,古神的身體沒有絲毫反應。

        三眼少年前輩將‘寶物’展開平鋪,擺在宋書航的面前。

        這個寶物看上去就是一個塊金屬黑板子,但這是平鋪開來的樣子,合在一起后應該就是個黑色盒子模樣?

        “這是什么東西?”宋書航出聲問道。

        值得三眼少年前輩花費大代價,試圖從‘天道小黑屋’中將它帶回來?

        “這是我當年模仿‘散財王座世界’研制而出,為了嘗試能不能讓我脫離這個小世界的限制,進入到‘現世’的一件法器。它是一件空間法器。”三眼少年前輩開始解釋道。

        他所處的這個‘散財王座’空間,是已經消逝的天道三眼作品,存在原理連三眼前輩也沒吃透。

        但就是這么一個莫名其妙的空間,卻能保住它,讓它不會隨著‘天道崩潰’而消散。而且,還能讓它在現世活蹦亂跳……雖然,僅限于這個小世界空間內。

        所以三眼少年便考慮著,能不能復制這個‘散財王座’空間,將他的活動范圍擴大一些。

        宋書航聽到這里,好奇問道:“既然前輩能造出一個,那造出第二個也沒問題吧?”

        既然能制造的話,為什么這么多年三眼少年前輩也不去再造一個?非要去‘天道獄空間’中將它取回來?

        “很簡單……因為原材料,技巧再好,沒有原材料也是白搭。”三眼前輩嘆了口氣。

        當初為了制作這件法器,它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原材料,很多原材料到現在都沒有再湊齊過。

        不僅如此,當初他對‘散財王座’的研究,還不及現在精深。所以,為了達到效果,他直接將最初的‘散財王座空間’切了一塊,填充進去,成為原材料。

        “當年我將這法器投入到現世,即是為了觀察當初的‘現世’環境,也是為了看看現世中有沒有什么適合改造的地方能改造成和我現在居住這個‘小世界’差不多的環境。”

        “如果可以的話,我準備在現世改造出一個小位面出來,然后將小位面和自己和這處‘小世界’進行連接。”

        三眼前輩緩緩解釋道。

        如果計劃達成,他就可以在自己的小世界和現世的改造后位面間,進行自由挪移。甚至說不定還能借助改造世界為跳板,回九幽世界看看……

        可惜,這件法器出身未捷身先死。

        剛投入到現世,就被當初的天道斑紋龍扔到了‘天道小黑屋’中。

        三眼前輩恨的咬牙切齒。

        “那它現在能用嗎?能在現世改造出一個類似‘散敗空間’的世界?現世天道崩潰,正是個好時機吧?”宋書航出聲問道。

        “我又沒試過,怎么知道?上次還沒開始實驗,這寶貝就被扔入到天道獄空間了。”三眼少年前輩道:“不過這么多年來,我對散財世界的研究已經遠超當年。這個寶貝現在需要改進一下,再進行嘗試,不急于這么一時。”

        “而我們第三局的比試,就這這件法器有關。”三眼少年前輩將黑盒子組裝回來,并在上面輕輕一拍。

        下一刻,有一張張蘊含著‘法則’級的金屬卡片,從這黑盒子中吐出。

        “這些卡片,就是配合這件法器使用的輔助法器,也是我們接下來比賽的項目。”三眼少年前輩解釋道:“這些卡片,每一張都有不同的效果。有灌注了大量我能量的效果卡牌、有效果的、有效果的、有效果的、還有效果的……第三局,就看誰抽到的卡牌等級更高吧。”

        這是他當年的一個精心設計。

        法器只有一個,制造法器的材料也有限。但想改造一個位面小世界,需要很多復雜的功能……為了讓一件法器發揮出完整的‘改造位面’功能,三眼少年前輩采取了插卡式的手法。

        插上不同的卡,就能讓法器施展出不同的效果,從而憑一件法器就能完成‘改造位面’的壯舉。

        “純運氣抽牌?看誰更歐白?”宋書航聽到這里時,突然伸手,按住自己的肝部:“不知為何,我的肝部開始隱隱作痛。”

        肯定是因為以前他運氣不是那么好,只能靠肝的原因,留下的身體本能痛苦記憶。

        肝牌這種游戲,實在是世間最邪惡、最不友好的游戲!

        “而作為你幫我找回寶物的獎勵,第三局中你抽到的卡牌……就送你了。我會幫你解開卡牌上的封印限制,讓它能供你使用。”三眼少年前輩豪邁道:“但無論是什么卡,你只有一次機會。哪怕抽到很不合心意的卡牌,也沒有更換的機會。”

        “抽牌這種我熟,不過到時候,我們要怎么定勝負?三眼前輩你的這些卡牌,有等級嗎?”宋書航出聲問道。

        如果沒等級的話,勝負怎么判斷?

        “很簡單,看卡牌上的法則數量就行。法則數量越多,誰就贏。”三眼少年前輩道。

        “那么前輩,承認了!”宋書航伸出自己的真歐白之手。

        未戰先言勝。

        這是他那膨脹的自信!


    本站域名變為  www.cisea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牛气冲天免费试玩